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唐南斋怒极反笑:“小子,你是不是觉得我当真奈何不了你?”

  “唐师兄,赤须藤虽然只有一份,但炼制成筑基丹之后,却并非只有一颗。”裴凌气定神闲的劝道,“左右现在大家都走不了,不如这样,赤须藤先由我保管。等会出了宝库之后,寻一个僻静之处,我可以现场炼丹证明给师兄看。”

  “到时候师兄若是还觉得不放心将筑基丹交给我炼,那我绝无二话,赤须藤立刻双手奉上!”

  “如今血河剑就在外界高悬,宝库又尚未清点,区区一炷香时间转眼即逝,难道师兄真的打算为了一株赤须藤,不顾大局?”

  唐南斋脸色阴沉,片刻未语。

  这时候董采薇眼珠转了转,上前劝道:“唐师兄,依我之见,裴凌所有理,大家之所以一起诓骗血河剑,进入韩氏宝库,不就是为了趁机捞上一笔?这可是出过差点结丹的修士的家族。”

  “百年之中,除了韩师兄之外,他们也没什么出色的子弟。”

  “当年老祖宗留下来的好东西,兴许还有剩,没准有比赤须藤更好的物件在呢?”

  “何必因小失大?不如齐心协力,先将血河剑糊弄过去,等天亮之后,再商议如何分配。”

  唐南斋不知道裴凌被赠送新道侣的事情,闻略作思索,也就转身去找其他东西了。

  倒是裴凌有些诧异的看了眼这女修。

  不愧是阴间宗门出来的弟子,就刚刚这番圆场,哪里看得出来两人之间的仇怨?

  董采薇注意到他视线,朝他投去冷淡一瞥,尔后迅速走到不远处的架子前,不断翻找。

  韩氏这座宝库,虽然建在荷池之下,占地却十分广阔。

  屋顶足有数丈之高,上面嵌了一颗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。

  这种明珠随便一颗在俗世之中都是连城珍宝,但在修真界,却不算什么。

  明珠之间,还夹杂着一些异色珠宝,有着辟虫辟水辟尘之类的功效,以保证宝库即使长年无人打扫,也保持着整洁。

  整个宝库,四壁都是到顶的木架。

  木架所用木材十分罕见,是一种淡青色、有着无数仿佛瞳孔的纹理的木材,散发出淡淡的清香。

  以宝库大门为基准,正对着门的是功法,左侧为兵刃,右侧为药材矿石等材料。

  而中间稀稀落落的放了几个差不多三人高的架子,上面的东西有些凌乱,也没放满。三人稍微抽看了一下,赫然是他们来之前心心念念的筑基心得!

  三人对望一眼,立马将这几个架子搜了个底朝天。

  “筑基丹方!”裴凌跟唐南斋正在不断的翻看着手里的卷册,却是董采薇一喜,低叫道,“找到了!”

  见两人同时朝自己看来,她也干脆:“若是裴凌开炉炼丹,所出筑基丹有三颗,我要一颗!”

  “若是不足三颗,我不要筑基丹,但筑基丹方须让我抄录一份,此外,你们必须补偿我一笔灵石。”

  “可以。”唐南斋见时间不多,不想生事,一口答应。

  裴凌也是一样想的:“没问题!”

  董采薇暗松口气,她修为看似练气八层,但从之前的遭遇来看,却未必打得过练气七层的裴凌。

  也就是说,目前三人中,她实力最弱。

  如果唐南斋跟裴凌联手起来对付她,她连逃出去找血河剑告状的机会都没有。

  至于说她死在这里,这两人出去之后怎么跟血河剑交代……董采薇也根本不敢指望这一点威胁得住这两人。

  毕竟,刚刚裴凌跟唐南斋心照不宣骗血河剑让他们进入宝库的举动,足以证明,这两人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。

  谁知道他们杀了她之后,出了宝库,能不能将血河剑忽悠过去?

  那柄本命飞剑看起来是真的不聪明。

  董采薇对它没什么信心,所以见两人承诺,心头大石才稍微落下。

  总不能她带唐南斋赶过来,也跟着进了宝库,却颗粒无收吧。

  她才练气八层,暂时用不上筑基丹,但陆师兄却是刚好需要的。

  裴凌跟唐南斋都没把董采薇的要求放在心上,确定筑基丹方找到后,裴凌立刻扔下一堆心得,直奔右侧的木架!

  看到这一幕,唐南斋微微愕然,连董采薇都感到诧异:“你不记筑基心得了?”

  “我才练气七层,如唐师兄所,距离筑基还早。”裴凌自然不会告诉他们,系统至今还在自己耳畔不住的“叮咚”,他随口说道,“所以我想多拿点材料灵石之类,你们没意见吧?”

  唐南斋压根没空理会他,忙不迭的背诵抄录着一份份的心得。

  虽然他等下肯定会以韩思古的名义,带走相当一部分卷册,但韩家这百年来对于筑基的心结显然太深刻了,以至于此处的筑基心得根本不可能全部拿走。

  为了避免遗漏重要消息,他只能争分夺秒。

  董采薇也不例外,还跟唐南斋默契的一人一堆,迅速记忆。

  见裴凌马不停蹄的收取着各种材料,看都没看就往储物囊中塞,竟然眼风都没朝这边扫过一下。

  两人心中都有些鄙夷:这鼠目寸光的小子!

  以圣宗的体量,只要灵石足够,这韩氏宝库里能有的东西,在宗内百宝楼,什么买不到?

  而在圣宗想赚灵石,最普遍的就是修为提高。

  裴凌只顾收取材料却不理会难得一见的筑基心得,难不成还觉得,类似的机缘会常有?

  等过几年他练气九层要筑基了,若是没有这次这样的机会,到时候看他怎么办!

  很快,裴凌的储物囊就装得不能再装了。

  具体塞了些什么,他也没功夫细看,而且以他如今对修真界的了解,大部分材料他都不认识……

  但没关系,能够被一个出过差点结丹的修士的家族收藏在宝库之中的,肯定不会差。

  就在裴凌效仿凡人,努力将各种认识不认识的材料朝怀里、袖子里甚至靴子里塞的时候,外界传来血河剑的声音:“一炷香到,你们可以出来了!”

  须臾,三人肩扛手提、塞得鼓鼓囊囊的走出来。

  血河剑见状怔了怔,却也没说什么,倏忽一晃,分作两柄一模一样的血剑,遥遥指住唐南斋还有裴凌,哂道:“好了,该你们告诉我,谁才是我真正的主人了。”

  “说不清楚,就都给我做血食。”

  “说错的那个,也给我做血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