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三天后,韩氏山庄外,一个隐蔽的角落。

  裴凌趁夜破土而出。

  枯心术一次只能使用一刻钟,为了防止被血河剑察觉行迹,这三天里,但凡有风吹草动,他就会立刻使用枯心术。现在看来,效果非常不错,血河剑到现在都没有找到他。

  “嗯?”裴凌警惕四顾之后,忽然一怔,“大阵破了?”

  韩氏山庄为阴水幻莲大阵遮挡,原本在他的位置,只能看到茫茫的水泊,顶多窥见门楼一角。

  但此刻,他抬头就是整座韩氏山庄矗立眼前。

  裴凌顿时想起来,三天前,他刚刚把自己埋起来没多久,就听到外间传来巨大的响动,甚至连带地面都好一阵战栗。

  由于稳(从)健(心)的缘故,裴凌非但没有出去查看情况,反而将自己埋得更深了点,压根没露头。

  现在看到阴水幻莲大阵居然破了,这才意识到肯定发生了什么大事!

  “赶紧回宗!”想到这里,裴凌毫不迟疑,立刻运起血鬼遁法,朝宗门方向狂奔。

  逃了片刻,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韩氏山庄,他终于肯定,山庄大阵真的没有了!

  略一思考,裴凌忽然一个转弯,落入下方的一处山坳。

  没多久,就从山间抓来几头野狼,然后带着它们回到山庄附近,将狼远远的扔进山庄之中。

  又在外面守了三天三夜,每晚都能听到庄内传来狼嚎声,甚至还有其他的一些野兽,翻山越岭赶过来,朝庄内奔去。

  裴凌终于放下心来。

  “果然如此!”

  “韩思古和咒鬼之间的争道,已经结束!”

  “六天前的动静,应该是他们双方的争斗造成的。如今大阵已然打开,想必是胜者所为。我在庄外装死,却是躲过一劫。”

  “放进去的野狼到现在都没死,甚至还有其他一些食肉乃至于食腐禽兽主动进入,想必庄子里已经没有了危险。”

  “韩思古也好,咒鬼也罢……不管是谁赢了,如今都已经离开了韩氏山庄。”

  “虽然韩氏山庄的宝库已经被我搜刮了一次,但这么大的一个山庄,想必还有很多值钱的财物!”

  想到此处,裴凌从储物囊中翻出郑荆山给的那张百里遁形符,紧紧握在手里,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进山庄。

  他穿过门楼,先看到的就是前院。

  正堂、书房、演武场……都已经被夷为平地,原本的灵机汇聚之处,非但灵气荡然无存,甚至还有煞气隐隐蒸腾。

  这种煞气于修士有百害而无一利,连飞禽走兽都不愿意靠近,唯独一些有毒的虫豸十分喜爱,纷纷汇集过去,裴凌远远的看了几眼,便绕路而过。

  再往前走,就见野狼们正在啃食着十几具已经只剩骨架的尸体。

  从四周残破的衣袍来看,正是张硕等人。

  裴凌叹口气,顺手将野狼杀死,收起众人的储物囊跟兵刃,用寒髓火将众人尸体烧了之后就地掩埋。

  穿过前院,就是荷池。

  这里池水已然干涸,原本茂盛的草木凋敝无踪,许是大阵告破的缘故,宝库大门裸-露出来。

  裴凌打量片刻,从附近抓了一头野鹿扔进去,侧耳细听片刻,只有野鹿的鸣叫以及撞翻器物的声响,没有其他动静,这才放心入内。

  里面满地狼藉,许多地方还残留着之前他跟董采薇、唐南斋仓促洗劫时的痕迹,很显然,自从他们进去后,没有其他人进入过。

  裴凌这次毫不客气,将剩下的东西全部一扫而空!

  他刚刚捡了十几个人的储物囊,因着本身修为上来,强行打开之后,完全装得下。

  搬完所有资源后,裴凌心中诧异,如果是韩思古赢了,就算打算扔下韩氏山庄离开,为何连宝库都没有收拾?难不成此番争道,赢的是咒鬼?

  他于是加快速度前往祠堂查看。

  刚刚到了祠堂附近,迎面就看到一株大树立在祠堂前的废墟中。

  噬魂鬼木!

  裴凌猛然站住脚,吓得差点当场催动百里遁形符。

  但旋即发现鬼木气息全无,且丝毫没有攻击的意图,不由微微一怔。

  迟疑了会儿,裴凌捡起一块石头,朝鬼木扔过去。

  嘭。

  鬼木被打掉一块树皮,露出内里干枯的树干。

  “死了?”裴凌一怔,旋即心中一喜,但还是小心翼翼的绕过鬼木,来到祠堂废墟之上。

  很快,他看到了三具尸体:唐南斋、董采薇以及韩思古!

  “果然是咒鬼赢了。”裴凌在心中微微叹息,立刻上前收起唐南斋的储物囊,又拿了董采薇的储物囊,就在这时候,他发现,董采薇的一只手里,似乎紧紧的攥着什么。

  因着尸体已然僵硬,裴凌费了好一番功夫,才将东西取出来,发现是一枚特殊的玉简。

  粗略一看,正是天道筑基之法!

  连忙将玉简仔细收起来,裴凌这才走到韩思古身侧,正准备搜尸,却看到血河剑就掉在旁边,但已然失去所有灵性,连剑身都落了一层尘埃。

  裴凌顿时一惊,忙将其拿起来细看。

  没错,就是血河剑!

  但若是咒鬼争道赢了,满庄财物或者对其来说并无意义,可是代表着韩思古的“道”的血河剑,怎么可能不带走?

  心下诧异,裴凌很快找到了韩思古身上的储物囊,收好之后,又试探性的催动血河剑意,见血河剑没有丝毫反应,这才放下心来,微微沉吟:“血河剑乃韩思古的本命飞剑,韩思古身死道消,血河剑也无法独活。”

  “不过,这飞剑纵然灵性全消,单凭本身材质,也价值不菲。”

  “回去不管是用铸器术拆了,还是私下出手,都是一大笔进项……”

  想到这里,裴凌拿起血河剑,在附近挖了三个坑,将韩思古、唐南斋以及董采薇分别掩埋。

  埋好之后,他将血河剑插在韩思古坟前,说道:“主仆一场,你最后陪你主人会吧。”

  然后走到唐南斋墓前,从储物囊中取出一瓶酒水,缓缓浇在地面上,叹道:“唐师兄,一路好走。”

  虽然唐南斋曾经对他出手过,但坦白说,他还挺欣赏这种队长的。

  而且若非这位唐师兄提供了关于血河剑的情报,他也没这么顺利苟到最后。

  祭奠完唐南斋,裴凌走到董采薇的墓前,微微一叹,说道:“抱歉了董师姐,陆师兄尸骨无存,无法为你们合葬,但望你们九泉之下,还能重逢。”

  语罢,他一招手,将血河剑摄入掌心:“好了,你已经陪完你的故主,我们走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