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孙映兰描眉涂唇,眉心贴着一枚异种鸟雀尾羽制成的花钿。

  这种花钿能够随着光线的折射,散发出异香与霓虹之色,为女修的容貌增添光彩。

  她还梳了九鬟望仙髻,对插玉步摇,攒宝石芙蓉珠花,妆容精致妩媚,着一袭绿地四合如意瑞云纹裙衫,胸口露出大片雪白,璎珞圈坠下一颗拇指大小的照殿红宝石,色泽如血,愈显肌肤胜雪,腮凝新荔。

  这一身比她白昼去看钱文楚比试时更为隆重,显然是精心装扮。

  裴凌却是一皱眉,挥手散去水镜,对小词说道:“不认识,让她走。”

  “裴凌,都这么晚了,还是让映兰师妹进来说话吧。”裴鸿年闻却颇为不忍,劝道,“而且她可能是来找我的。”

  裴凌无语的看了眼裴鸿年,这舔狗是把自己脑子给舔掉了吗?

  不过思索了下,他还是打开禁制,让小词去将孙映兰带过来。

  “映兰见过裴师兄。”片刻之后,孙映兰走进正堂,看都没看裴鸿年一眼,径自到裴凌面前盈盈一礼,柔声说道。

  她此刻姿态很低,看向裴凌的目光,更是软的掐得出水。

  裴鸿年不禁看呆了,今晚的映兰师妹好美!

  而且,他从来没见孙映兰这么温柔过!

  “什么事?”裴凌却压根没在意孙映兰这身打扮,直截了当的皱眉问。

  “裴师兄,我是来向你请罪的……”孙映兰娇娇怯怯的开口,她此刻心情格外沉重。

  几个月前,这裴凌初入宗门,不过练气四层罢了,跟裴鸿年一样,根本没被她放在眼里。

  结果这才过去多久,竟然已经是练气九层,还当众斩杀了田从横!

  这是何等天赋!何等才情!何等前途!

  钱文楚师兄虽然也是练气九层,但对方算着年纪,给她当爷爷都勉强够了。论潜力,跟裴凌之间完全就是天差地别!

  她算是明白当初那李植为何会亲自出马,逼迫她对付裴凌了。

  数月时间,从练气四层修炼到练气九层,且神完气足,没有丝毫根基虚浮的意思,就算是内门脉主,也会感到威胁!

  以这裴凌现在表现出来的实力,筑基绝无半点问题,甚至地道筑基都不在话下。将来运气好,说不定还能成就结丹!

  该死!

  自己当初怎么就看走了眼?

  早知道那天就不该将注意力放在了敲打裴鸿年上面,而是全力以赴将这裴凌勾引到手……不!她甚至都不需要成为对方的道侣,哪怕只是一个妾室,往后也能前途似锦!

  哼!废物裴鸿年!废物裴家!

  这鹿泉城裴家简直全族都是猪脑子,不,这是连猪都不如。她出身的孙家虽然也是个穷乡僻壤的小家族,但族中若是出了裴凌这样的天才,别说是旁支嫡出子弟,就算是偏远支脉不名誉的私生子,也必定会倾尽举族之力栽培。

  哪怕家主子女不修炼,甚至家主不修炼,也要省吃俭用保证这样的天才能够心无旁骛的成长!

  结果这裴家倒好,呕心沥血栽培个废物,真正的天才反而被一再打压忽视。

  若不是这裴家蠢笨不堪,她当初怎么可能会看走眼?

  “我现在很忙,倒是我族兄有空。”裴凌听了两句,感觉没什么意思,尤其这孙映兰左一个媚眼右一个媚眼抛过来,他干脆说道,“有什么事,你跟他聊吧。”

  这两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,还是锁死在一起比较好,免得去祸害其他人。

  孙映兰闻心中焦急,实在不想放过这么个机会,连忙看了眼裴鸿年。

  裴鸿年正要忍着心酸帮腔,小词却又上来禀告:“主人,又有人来访。”

  嗯?

  今晚这到底怎么回事?

  裴凌皱起眉,再次召出水镜,却见洞府外站着四名修士,均为练气九层。

  其中三人乃是这次槐阴峰三胜晋级的修士,为首之人颇为面熟,却正是方野。

  “可知他们来意?”裴凌沉吟了下,问小词。

  小词福了福,说道:“他们说是为了南域遴选之事而来。”

  “请。”裴凌正打算这两日打听一下遴选的消息,闻立刻说道。

  没多久,小词引着四人入内,尚未走进正堂,方野已经大笑着道:“裴师弟,恭喜恭喜!”

  进来之后,看到裴鸿年与孙映兰,一行人都怔了怔,显然是没想到裴凌这里先有其他人在了。

  不过看清这两人修为形貌之后,也就不放在心上,径自与裴凌寒暄着分宾主落座。

  坐下之后,小词挨个端茶倒水,灵泉沏出的灵茶,少不得令四人称赞一番,如此又客套了一回,总算切入正题——

  方野率先说道:“裴师弟,我是受这三位师兄托付,过来做个中人的,至于具体的事宜,你们彼此商议就好,我却不敢置喙。”

  说着就为裴凌介绍那三名修士,乃是乙二十七申邕、丙二十一钱文楚、丙二十六吴青。

  裴凌点头问:“不知三位师兄有何指教?”

  “裴师弟,是这样的。”三人隐隐以居中的钱文楚为首,此刻他便朗声说道,“我们刚刚打听到,三日之后的南域遴选,内门的一位师兄,已经押了我槐阴峰在第一关就全军覆没。我们三个都已经同意到时候直接退出,若是师弟也点头的话,事成之后,每人可以分到一万下品灵石!”

  全军覆没?

  裴凌皱起眉,此次外门大比,他的目标是大比第一!这是皎霓安排的任务,也事关他未来的前途,接下来的遴选,他一定要过!

  而且,一万灵石,他现在会缺这么点小钱?

  “你们所谓的南域遴选之事,就是说这个?”裴凌冷冷的问道,他还以为这四人说的事,跟南域遴选有关,居然是来劝他打假赛的!

  说这话的时候,他已经做好了跟这三人,乃至于四人翻脸的准备。

  谁知道钱文楚三人对望一眼,却没有生气,对望一眼之后,却心平气和的提出:“裴师弟的实力,的确比我们都要强一点。这样吧,我们三个少分一点,裴师弟你人拿一万五千下品灵石,如何?”

  裴鸿年跟孙映兰心头剧震,从看到这四个人进来时,他们就眼观鼻鼻观心,屏息凝神,不敢有丝毫造次。

  毕竟之前以他们的修为跟身份,压根没资格跟这四人之中任何一个攀谈。眼下却联袂前来拜访裴凌,从谈举止来看,显然是将裴凌当成了跟他们平起平坐,不,是比他们更高的身份!

  尤其是钱文楚,这是孙映兰这些日子费尽心思攻略的对象,他私下里对孙映兰也还算客气。结果眼下却仿佛根本不认识她一样,满腔心思都放在了说服裴凌上面。

 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好处么?

  裴鸿年跟孙映兰正襟危坐,大气都不敢出,心下都默默想着,难怪裴凌入宗才这么点时间,竟然就能够拥有如此广阔考究的洞府!

  什么都不需要做,就有人主动上门来送灵石!

  “几位如果就是为了说这事,那便请回吧。”就在他们震惊于裴凌日入一万五千灵石的时候,裴凌却冷下脸来,淡然说道,“我这次的目标,不仅仅只是南域遴选!别说一万灵石,一百万灵石也不行!”

  闻,裴鸿年张了张嘴,孙映兰也欲又止,都下意识的想劝裴凌,但话到嘴边,却又被洞府之中倏然冷却的氛围僵住,没敢吭声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