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钱师兄。”吴青立刻传音道,“我们今晚前来,有欠考虑,如今金师妹既然前来,还是先走一步?”

  “不错。”申邕立刻接口传音说道,“没想到这裴凌竟然与金师妹如此亲密,那我们刚才的开价,也难怪他看不上眼。一万灵石对我们来说,不是个小数目,但对金师妹而,恐怕翻手就能拿出……继续商议下去,恐怕是自取其辱。”

  钱文楚面色阴沉,暗自懊恼没打听清楚就贸然过来找裴凌商议,正待开口,谁知道小词又一次上来禀告:“主人,门外又来了人求见。”

  又有人来了?

  今晚这是怎么回事?

  人一波接一波的,没完没了了?

  裴凌眉头皱得更紧,召唤水镜看了眼,发现是个不认识的中年修士,便让小词:“去问下是谁,什么事。”

  小词去了,很快回来禀告:“主人,来人说是奉李屏长老之命,给主人送礼。”

  “李屏!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有了动作!”裴凌顿时警觉,心念一转,立刻哈哈一笑,拊掌说道:“诸位还请少坐,门外来的是李屏长老的人,他带了一份罕见的大礼前来,还请大家与我一起玩赏一二!”

  钱文楚等人正打算告辞,听到李屏长老之名,心头微动,到嘴边的话顿时又咽了下去。

  只是金素眠既然已经取回了自己的铭牌跟筑基丹丹方,却不耐烦再留下去,径自就要离开。

  见状,裴凌从储物囊中随手取出一枚极品丹药,拿在手里,平淡道:“金师姐若是肯留步,这颗丹药可以借你钻研几日……”

  话没说完,他看清楚了这颗丹药,嘴角微微一抽。

  而金素眠闻,随意瞥了眼,原本还没当回事,却骤然瞪大了眼睛!

  极品种玉丹!

  当初她在百宝楼截胡了裴凌的一颗上品淬骨丹,带回洞府钻研多日,废了近一千炉材料,才炼制出一颗上品种玉丹,这已经被金素台许为金家凤凰儿,故此深知要将种玉丹炼制成上品的艰难。

  而现在,裴凌手中竟然有一颗极品种玉丹?

  他背后的炼丹大师到底是什么来路?!

  不,裴凌没这个资格,肯定是厉真传!

  真是岂有此理!

  裴凌这个卑鄙小人,为什么可以得到厉真传如此重视?

  这是当年郑荆山都没有的待遇!

  “……”金素眠胸口剧烈起伏,咬牙切齿的瞪着裴凌,片刻,她压下满腔怒火,走到旁边坐下。

  只是稍坐片刻,看完李屏长老的礼物而已,相比这颗可遇不可求的极品种玉丹,这没什么!

  见状,鲁绿蔷也忙坐到她身畔。

  裴鸿年跟孙映兰看的一头雾水,他们两个修为太低,层次也不够,甚至压根认不得种玉丹,此刻只能偷偷摸摸打量别人的神情,试图找到答案。却见方野四人脸色古怪,但每个人的目光,都死死黏在了裴凌拿出来的丹药上面。

  看这情形,若非慑于裴凌的实力,只怕已经恨不得出手抢夺。

  见众人都坐了下来,没有离开的意思,裴凌微微眯眼,他杀了李屏的亲孙子,李屏非但没有找上门来下毒手,反而让人给他送礼?想也知道,这礼物肯定有问题!

  趁着今晚来了这么多人,他要拉所有人一起下水,引祸水东流,让这些人背后的势力去对付李屏!

  想到此处,裴凌一面命小词去带来人进来,一面私下传音叮嘱:“等会儿礼物打开,有什么不对就往金素眠后面躲。”

  练气九层的怨魂对于目前的他来说,可是一笔不菲的财产,得保护好。

  片刻后,那中年修士被带进来,态度很是谦逊,看到金素眠等人之后,态度更谦逊了,先是恭贺了一番裴凌刚刚的三胜,又恭维了一番他的未来。

  末了才说道:“李屏长老有两份礼物,还请裴凌公子查收。”

  裴凌打量了眼中年修士拿出的两口箱子,做好了随时用血鬼遁法避险的准备,又不动声色扫了眼金素眠等人,这才说道:“打开吧。”

  那中年修士依先是打开了第一口箱子,却见里面赫然是一颗新鲜割下的人头!

  圣宗弟子,哪怕是女修,当然不会因为看到人头而惊怖。

  但看清这人头容貌之后,方野、孙映兰等槐阴峰弟子却齐齐惊呼出声:“桃夫人!”

  见裴凌不解,方野压下心头震惊,简短解释:“这是李屏长老的爱妾……李思广的亲祖母。”

  裴凌一怔,李思广的亲祖母?这是怎么回事?

  然而,不等他想明白,那中年修士已经打开了第二口箱子。

  这箱子里却是整整齐齐的码了十万块下品灵石,还有一张短笺。

  短笺上龙飞凤舞写了寥寥两行字:“贤侄裴凌敬启:老夫治家无方,得罪之处,特备区区,聊作弥补。老夫李屏拜上。”

  字不大,但在场都是修士,一目了然。

  裴凌尚未来得及说话,那中年修士已经恭恭敬敬的说道:“李屏长老醉心修炼,长年闭关,因着外门大比之事,近日方才出关,得知思广公子的所作所为后,十分震怒!好在思广公子已经陨身裴凌公子之手,既然如此,长老的意思是,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,还望裴凌公子能够不计前嫌,大家化干戈为玉帛……不知裴凌公子,以为如何?”

  这一幕来的太突然,裴凌正皱眉思索,孙映兰已经是花容失色。

  这时候她已经没了装柔弱的心思,是真的害怕。

  若不是今日看到这一幕,她压根不知道,裴凌居然连李思广都敢杀!

  李思广的亲祖母桃夫人是妾室,但因为年轻时候美貌非常,又很会讨李屏欢心,在李屏的众多子孙里,也是颇受重视的一个。故此李思广在槐阴峰,一向骄行众人,目下无尘。

  孙映兰虽然裙下舔狗众多,却压根不敢招惹对方。

  谁想到,裴凌杀了李思广,不但太平无事,对方视作靠山的祖父还要反过来给他送礼?

  真是看不出来,这裴凌表面上人畜无害,背地里竟然如此霸道凶残!

  这种人,比那喜怒无常的李植还要可怕。

  孙映兰不觉得自己玩得过对方。

  她彻底歇了攀附之心,恨不得立刻走的远远的,这辈子都不要跟裴凌扯上关系!

  与此同时,方野四人也是脸色铁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