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翠磊山洞府。

  正堂。

  裴凌高踞主位,左边下首第一位,坐的是欧阳纤星,其后都是一些不认识的人,大部分都是练气九层的修为,少部分则是练气六层。

  这些人个个衣着考究,或多或少带了些符器波动的饰物,显然有着出身与来历。

  欧阳纤星此来,一方面是为了给裴凌道贺;另外一方面,则是辅佐初入内门的裴凌,担当起兼桑一脉的脉主之责。

  至于其他来客,很显然,都有所求。

  “裴师兄天资纵横,道心坚若磐石,实乃我辈楷模!”寒暄之后,见裴凌目光移来,一名练气九层的弟子不敢怠慢,连忙起身离座,躬身行礼道,“师弟愿附骥尾,拜入兼桑一脉,朝夕侍奉师兄左右,好得蒙师兄指点。”

  看着裴凌平静冷漠的面庞,再想想这位师兄的名声,以及亲眼目睹的,在外门大比之中对沈遮见死不救的心狠手辣,这名弟子心中一突,原本想要极品筑基丹的请求顿时变成了,“还求师兄赐下一颗上品筑基丹,师弟筑基之后,当为师兄效犬马之劳!”

  见有人带头开口,裴凌也没有阻止的意思,其他人纷纷跟上:“裴师兄,我是樊家的樊奇。昨日亲眼目睹裴师兄无双风采,心向往之!故此,特来拜入兼桑一脉,不知可否分得一颗上品筑基丹?”

  “裴师兄,师妹是令堂娘家表哥隔壁邻居的三舅的表侄女的堂哥的对门之女,算起来,你我都是一家人!还求裴师兄多多照拂,不知能否赏下一颗上品种玉丹,师妹愿任凭差遣!”

  “裴师兄,我……”

  裴凌静静听着,这些人都是为筑基丹跟种玉丹二来。

  这两者丹药,百宝楼都有,但只有中品。

  上品只是名义上有,实际上,真正去买的话,永远都是刚好缺货。

  想要淬炼出上品玉骨,必须用到上品以上的种玉丹;想要地道筑基,也必须用到上品以上的筑基丹。

  而这些人,都是外门诸多家族的出挑子弟,资质天赋在同辈人中,尤为出色,对种玉丹跟筑基丹的品相,要求自然也更高。

  按照宗门制定的游戏规则,他们只能来求新晋外门大比魁首裴凌!

  如果是往届的话,他们还能在十名外门大比最终胜出的弟子之间挑挑选选,待价而沽,但今年,他们根本没得选。

  因为外门大比唯一活着走出镜中天的,只有裴凌。

  宗门为前十弟子准备的所有资源,全部都在裴凌手里。

  “裴师弟,这里有些人的资质还是很不错的,我兼桑一脉,现在人太少,有这些新血的加入,兼桑一脉必能迅速壮大起来!”见裴凌似乎沉吟不语,以为他难以决断,欧阳纤星传音提醒。

  裴凌眉头一皱,传音问道:“但如果我给了他们丹药,他们回头加入别的脉怎么办?”

  欧阳纤星让他别担心:“师弟放心,可以让他们先接本脉的内门考核任务,筑基丹和种玉丹,都作为内门考核任务的奖励。他们不接,自有其他人来接!”

  “本脉的内门考核任务?本脉有哪些内门考核任务?”裴凌问道,这才知道,原来内门考核任务,是由十三脉来定的,而接了哪一脉的任务,自然就只能加入那一脉。

  欧阳纤星说道:“脉主,我是说郑脉主,之前走得急,什么都没来得及交代。按照往年的惯例,兼桑一脉一共有四个任务:一是独自斩杀一头筑基妖兽;二是独自在阴麓山脉生存一个月;三是专门给擅长技艺的弟子的,能够独立炼制一件法器,或者指定的三种丹药、五种符箓……类似的水准,都可以;至于第四个任务。”

  她说到这里顿了顿才继续,“其实这是十三脉都有的任务,也是历届考核必定会有的任务。”

  “给本脉捐上一万中品灵石,可以不做任何任务,直接成为本脉弟子。”

  “这四个任务,师弟如果觉得不妥,可以自行更改。”

  “考核任务,向来都是由脉主亲自定夺。”

  “师弟想好之后,可以去外门庶务峰安排,或者兼桑一脉弟子,比如师姐我,也可以代为前往。”

  听到这里,裴凌微微沉吟。

  第三个任务好理解,毕竟特殊人才么,哪里都需要;第四个任务,属于宗门特色,在圣宗,有灵石,几乎什么都能解决。

  这两个任务,针对的都是少数人。

  真正的考核,其实还是前两个任务。

  这两个任务,对于筑基修士来说并不难,但如果练气九层想要完成的话,却就需要非同一般的根基和实力了。

  不过,这么快就能前来拜见他的,在宗门肯定多少有点关系跟背景。

  想到这里,他传音又问:“师姐,斩杀筑基妖兽还有在阴麓山脉生存这种考核任务,是只能他们自己完成,还是可以接受他人帮助?如果只能他们自己完成,我们要如何监督?”

  欧阳纤星回答道:“毋须我们监督,这是宗门执事堂的事情。你放心,执事堂在这方面很有经验。一旦选择了前两者却作弊的话,不但本身将失去进入内门的机会,其所在家族,也会在接下来的五十年内,被禁止任何血脉子弟,进入内门!”

  “除非通过缴纳一万中品灵石的方式。”

  “那些家族,如果真的愿意为子弟提供一万中品灵石的话,直接捐灵石就行,何必领其他任务?”

  闻,裴凌微微颔首,看来重溟宗传承数万年,早就摸索出了一套晋升与运转的方式,空子不是那么好钻的。

  这时候,欧阳纤星又传音说道:“师弟,我知道你一心向道,对于这种庶务,想必十分厌烦。但内门不比外门。外门最重要的,是外门大比,所以只要实力够强,独来独往也没什么。”

  “但内门却不然。”

  “在内门,自身实力虽然也重要,但所在势力的强弱,也与自己息息相关。”

  “哪怕强如厉真传,看似对笼络人心不在意,可她乃九阿厉氏嫡女,她的血脉,就是圣宗最强势力之一!”

  “所以,这些人虽然麻烦,师弟还是拨冗亲自敷衍一二的好。”

  裴凌眉头一皱,他现在只想抱好厉师姐的大腿,然后安安静静的修炼,哪有那个闲心经营什么势力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