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第二十二章:以假乱真。

小说: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作者:爆炸小拿铁 更新时间:2021-11-30 22:47:4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毕竟梅氏是重溟宗治下家族,护族大阵出自阵峰,防护能力,不容小觑。

  若是直接正面硬闯,以霍召景的修为以及身家,虽然未必不能攻破,却非朝夕之功,一旦陷入久战,引来重溟宗的注意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故此,能智取,自然是智取的好。

  察觉到人来,箭楼之中,两名梅氏族人顿时凛然,匆匆拿起手边的传音符,通知族中家老。

  很快,梅家堡的某个书房内,阵法运转,升起了一座巨大的水镜。

  镜中清晰的照出了来者一行人。

  “血轿开路,按照可秋的传音禀告,想必是裴脉主到了。”看到那乘血轿之后,梅氏上下,都暗松口气,为首一名年长修士,欣慰说道,“算算时间,若是一切顺利,却也差不多……来人,随我出迎!”

  有位家老不甚放心,出提醒道:“家主,如今非常时期,还是谨慎为上。”

  “没错。”另一位家老也沉声说道,“老祖宗的情况,外界都已得知。这些日子,明里暗里,前来试探我族的人,不在少数。甚至许多姻亲,都心思浮动。”

  “既然东西已经到了,依我之见,不若让他们将东西放在堡外,等人都走光之后,咱们再派人将箱笼抬回来。”

  “若是如此,我们如何确定三首翼狼与黄泉木乃是完好无损?”梅氏家主闻,微微皱眉,说道,“圣宗弟子,强则强矣,品行却有些良莠不齐。”

  “不当面验货,事后发现问题,只怕监察殿也很难为我们做主。”

  “而且这次接下任务的,乃是兼桑一脉新任脉主,这裴凌乃是外门大比魁首,圣宗赏赐众多,前途远大。没必要为了我们梅氏这么点东西,触犯门规。”

  “按照圣宗规矩,无缘无故对我等圣宗治下家族下手,哪怕他坐拥外门大比诸般奖赏,也不够罚的。”

  “我等与其无冤无仇,这裴脉主何必做这等得不偿失之事?”

  众人起初满怀忧虑,但家主这一番话说下来,想想也是,大家逐渐释然。

  于是整理衣襟,前往坞堡入口。

  片刻后,至坞堡墙头,这时候,血轿一行,已经出现在大门外不远处。

  家主连忙拱手,扬声道:“可是圣宗内门的裴脉主?”

  裴脉主?

  血轿之中,霍召景冷笑一声,难怪有那样的实力,原来是重溟宗内门十三脉的脉主之一!

  不过,重溟宗内门十三脉的脉主,名字他都听过,内中并无一个姓裴。

  这一位多半是刚上任。

  而重溟宗上三脉的脉主,修为与他们圣教深春弟子相若,每一个都实力极强。如若是那三位脉主,且不说梅氏根本请不动。就算他们一时间心血来潮,接了梅氏的任务,抵达蘅芦坊市时,也毋须小心翼翼。

  甚至,蘅芦坊市的坊主,都会亲自出面迎接,小心招呼。

  如此人物,一旦更换,那必定是件大事。

  天生教这边,不可能听不到丝毫消息。

  至于中五脉,那五位脉主,实力同样不可小觑。

  若是这姓裴的能够击败其中一位,之前在玫山小径,何必回避?

  因此,对方只能是下五脉。

  重溟宗的下五脉,脉主的轮换,非常频繁!

  “不错!”霍召景淡淡说道,“三首翼狼与黄泉木,就封印在后面的两个铁笼之中,还请打开大阵,容我们将这二物送入坞堡。”

  闻,梅氏家主与诸家老,立刻打量车队。

  现任兼桑一脉的脉主裴凌,用的是一乘血傀轿,而除了裴脉主之外,护送车队的重溟宗弟子,还有三人,二男一女,皆姿容出众、气度不俗……眼下这些都对得上号。

  再算算时间,车队也差不多就这一两天能到。

  只不过,他们梅氏随行的族人,却为何不见一人?

  想到这里,梅氏家主试探着开口:“裴脉主,不知可秋他们……”

  霍召景漠然说道:“途中遇见天生教仲春弟子联袂偷袭,已经全部遇害。这次任务,我们只负责保护三首翼狼与黄泉木,你梅氏族人的死活,可不在我等任务之中!”

  闻,梅氏家主、家老虽然心中一阵酸楚无奈,却也不疑有他。

  毕竟如此行,的确是圣宗弟子的作风!

  为了谨慎起见,家主立刻又道:“裴脉主,不知可否让在下看下你的铭牌?”

  霍召景心中冷笑,当下取出一物,宛如活人手指,微微蜷曲颤动。

  此物,也是他这几日在路上临时炼制。

  外表看起来,跟重溟宗的铭牌一模一样,只是没有任何作用。

  如果是重溟宗弟子在这里,那肯定骗不过去。

  但这梅氏,除却即将老死的那位老祖宗是正宗重溟宗弟子外,其他子弟,包括眼前这些家主、家老,连重溟宗的山门都没见过!

  号称重溟宗弟子之后,本质上,却跟散修没多大区别。

  区区一个练气,又如何能够察觉他的手段?

  于是,霍召景屈指一弹,此物从血轿中飞出,划过半空,稳稳落到了梅氏家主手中。

  接过铭牌之后,梅氏家主与诸家老仔仔细细的辨别了一番。

  见做工与细节,都与他们曾经见过的重溟宗弟子铭牌一般无二,果然放下心来,立刻将铭牌还了回去,同时恭恭敬敬道:“裴脉主稍等,在下这就打开大阵。”

  说着,梅氏家主取出一枚家主令,输入灵力,很快,整个坞堡,瞬间浮现密密麻麻的阵法纹路。

  与此同时,坞堡外的护城河中,也响起哗啦啦的声音。

  无数诡异水族,从乌沉沉的河水之中翻腾出现。

  箭楼之中,密密匝匝指向血轿的符文箭支,开始转开瞄准。

  诸多陷阱、术法、阵法被迅速撤去。

  毕竟梅氏这些日子,已经通过老祖宗的关系,打听到了一些新晋裴脉主的脾性。

  这位,对礼节非常看重!

  没有确认对方的身份前,警惕戒备,还能说是应有之义。

  既然已经确定了其身份,还让对方身处诸多陷阱术法的环伺之下,谁知道会不会激怒对方?

  梅氏家主可不想步上外门大比初赛时,田从横的后尘。

  半晌后,所有戒备全部临时撤去,大阵打开。

  坞堡的大门,也在符文闪烁片刻后,缓缓开启。

  血傀轿没有丝毫迟疑,立刻带着三位筑基进入坞堡之内。

  车队在傀儡的拉动之下,也紧随其后。

  梅氏家主、诸家老早已恭候在大门之后,见血轿入内,连忙上前行礼:“梅知秋见过裴脉主!”

  “呵呵。”一声冷笑,从血轿中传出。

  梅氏族人一怔,本能的感到不对。

  但不等他们做出反应,血轿旁的一名女修,忽然眼波流转,烟视媚行的朝他们嫣然一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