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不错!这个方法可行!”

  “如果我托管修炼的是功法或者术法,系统肯定会优先替我解毒,服用毒丹,非但打断不了系统修炼,还会让事情变得更加不可控。”

  “但炼丹、炼器这些技艺,跟真正的修炼是分开的。只要毒丹不是第一时间发作,系统就会正常炼丹炼器,中途毒发之后,就会立刻打断托管!”

  “接下来,我只要继续用这个方法,试出所有毒丹的毒发时间,还有炼丹时间的长短,便不用担心海选的时候出现意外。”

  想到这里,裴凌顿时心情大好。

  他之前在法舟上的时候,其实就想到了这个主意,但当时炼制筑基丹的时候,没机会测试,而后来担心石万里暗中监视,便也没有拿毒丹出来实验。

  眼下总算确认安全之后,他自然要赶紧验证一下自己的想法。

  目前看来,只要把握好时间,这方法十分管用!

  于是,裴凌接着服用了第二枚毒丹……

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。

  次日一早,裴凌面色平静的从炼丹室走出来。

  此刻,他已经吞服了十枚毒性不同的毒丹,以及十枚用来解毒的辟毒丹。

  这二十枚丹药均以刀意和真元包裹,使药力无法在他体内化开。

  除非他亲自解除封锁丹药的真元和刀意。

  而通过昨天一天的测试,他若使用系统托管炼丹,只要炼丹过程中,他的真元一直够用,系统同样不会抽离他封印丹药的真元。

  因此,接下来论丹大典,他只要在炼丹之前,先解除一枚毒丹的封印,然后用系统托管,等丹药炼制完成,毒发打断系统托管,他再解除一枚辟毒丹的封印,用避毒丹解毒……如此便能安稳的用系统完成整个炼丹过程。

  刚刚走出炼丹室,不知道何时回来的石万里立刻迎上来道:“王大师,请看。”

  说着,从储物囊中取出一只样式古朴的三足丹炉。

  这只丹炉通体呈现出古铜色,镂刻着童子捧芝图案,四周还镶了一圈夜明珠。

  望去古拙雅致。

  石万里将其递给裴凌,“这只八品丹炉是蝉楼刚刚从库房调出来的,乃是璩城目前能够找到的最好丹炉。当然,相比大师的炼丹之术,却还是辱没了。”

  “请大师放心,等海选之后,我会为大师准备更好的!”

  璩城目前能够找到的最好丹炉?

  裴凌顿时放下心来,点头道:“多谢。”

  石万里看了看还有点时间,又问:“大师可要先试试?”

  闻,裴凌摇了摇头,他现在炼一次丹,就要用一次毒,没事瞎折腾自己干嘛?

  于是便道:“不必,先去参加海选。”

  眼见王大师这般胸有成竹,石万里微微一笑,当即回道:“好!大师请随我来。”

  …………

  璩城百工衙位于城北,乃是一座独门独户的衙门,四周一片空阔,连植被都格外稀疏。

  尚未靠近,已经嗅到一阵混杂的怪味,像是炼丹、铸器、制符……全部失败时散发出的异味,虽然未到刺鼻的地步,却也不是什么好的感受。

  也难怪这百工衙附近无人居住。

  很快,两人到了百工衙的大门口。

  如今海选期间,出入此处的丹师不在少数。

  绝大部分丹师都是独自前来,也有一部分如裴凌这样,有人陪同在侧。

  只是门口守着的数名侍卫,却将丹师之外,不拘仙凡都拦了下来,一遍遍的说明:“海选期间,丹师众多,百工衙,暂时只接受丹师出入。其余人等,一律止步!”

  见状,石万里试图破例:“我乃蝉楼……”

  然而话音未落就被对方打断:“此乃圣命。”

  石万里顿时凛然,旋即向裴凌歉意道:“王大师,看来在下无法继续陪同您左右,还请大师自行入内。”

  门口侍卫紧接着补充道:“这位丹师不必担心,里面有书院学子负责引导,毋须担心进去之后不知道怎么走之类。”

  “若是有什么其他的需求,只要在情理之中,百工衙也会提供。”

  裴凌闻微微颔首,朝石万里点头道:“有劳楼主,既然如此,那我一个人进去便是。”

  于是略作道别,他独自走进了百工衙。

  刚刚跨过门槛,原本萦绕在侧的异味就瞬间消失。

  取而代之的,是一种扑面而来的清新。

  这种感觉裴凌并不陌生,之前在朱氏的法舟顶舱,也有类似的阵法,过滤海风。

  入内之后,迎面先是一座巨大的浮雕照壁,其上镂刻着诸般技艺,炼丹、制符、铸器、驯兽、饲蛊、操傀……皆栩栩如生,极为传神。

  转过照壁则是一个十分宽敞的庭院,四周花红柳绿,还有众多色彩艳丽的鸟雀栖息枝头。看到人来,也不惧怕,甚至还起了一个婉转的调子。

  裴凌随意打量几眼,便朝庭院之后的垂花门走去。

  垂花门后是一座竹帘半卷的广厦,迎面坐着一排年轻修士,皆穿着白襦蓝裳,外罩白底蓝纹鹤氅。

  这些修士周身灵机纯粹活泼,显然所修功法不差。

  他们端坐长案之后,见到裴凌进来,简短问:“参加海选?”

  裴凌点头道:“不错。”

  “烦请过来登记下。”离得最近的修士平静道,“姓名,修为,年纪,来自何处……”

  等裴凌登记完,也没有核对之类的手段,直接发了一块玉佩给他,指了指不远处一条挂着紫色丝绦的长廊:“沿着长廊往前走,记住,按照先来后到排队,不要插队。插队闹事者,一律取消参加论丹大典的资格。”

  裴凌接过玉佩,道了声谢,依着他的指点继续朝前走。

  长廊的尽头,是一间独门小院。

  院门大开,却有一层薄薄的水雾,弥漫在门框之中,隔绝内外,阻断动静与视线。

  门口早已排起了长队,众多丹师装扮各异,唯一相似的,就是身上都散发出淡淡的药香。

  这些丹师神色大抵严肃,有些人还伸手在半空不住比划,似乎生怕待会儿忘记手法,导致海选失败。

  偶尔一些看起来比较有把握的,则闭目养神,或者游目四顾,打量着周围的情况。

  看到裴凌时,许是觉得他气质不太像丹师,而且年纪也轻,并未太过注意,一掠即过。

  除却排队等候进入海选的丹师外,旁边还有几名跟外间一样,着白襦蓝裳、披着白底蓝纹鹤氅的年轻修士侍立。

  这些修士个个神色严肃,姿态恭谨,见裴凌前来,齐刷刷的转过目光。

  待裴凌走到最后一名炼丹师身后开始排队,这才渐次收回视线。

  此外,不远处的树下,正襟盘坐着一名蓝袍修士,其衣摆绣着几道荼白色花纹,面容方正,鼻直口阔,眉宇之间正气凛然,长发梳的整整齐齐,以一顶银冠束起,此刻双目微阖,似睡非睡,正自养神。

  他身上散发出极为强大的波动,赫然是一名高阶修士!

  裴凌看了眼,感应之中,双方的力量差距,仿佛蝼蚁面对大象。

  对方虽然对丹师的打量无动于衷,裴凌却心头震撼,急忙收回目光,不敢再有任何引起对方格外关注的举动。

  这个时候,小院之中,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:“下一批丹师入场。”

  队伍立刻前移,不一会儿,就有四十名炼丹师整理衣冠,郑重其事的走进水雾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