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续骨丹是能够修复结丹期道体的丹药,而且专攻断肢重生。

  眼下郑荆山的修为不过是筑基后期,再加上裴凌给的,还不是普通的续骨丹,而是极品续骨丹,因此,丹药甫入腹,庞大的药力就瞬息爆发!

  郑荆山满脸赤红,额头青筋毕露,周身气息蒸腾,感到整个人仿佛要被撑爆。

  药力太强了,他有点承受不住!

  不过,毕竟是圣宗弟子,这种时候,郑荆山知道该怎么做——他没有丝毫迟疑,仅存的独臂瞬间自爆,一部分药力混杂着血肉骨渣弥散,剩下来的这部分,虽然仍旧让郑荆山有种随时随地会爆炸的预感,但他至少已经稳住了!

  没有了爆体的危机,续骨丹强大的修复肢体的药效开始发生作用。

  郑荆山周身无论大小,所有伤口开始以飞快的速度愈合,缺损腿臂也在药力的驱策下,宛如春芽发生般生出。

  与此同时,玉雪照幽幽醒转,只是,虽然恢复了意识,精神却兀自萎靡不振。

  它刚才不但被结丹期怨魂咬成重伤,而且因为幻术反噬,魂魄也遭到了重创。

  见状,裴凌又取出一颗极品丹药,给它服用。

  此刻,魂海已经暴涨到了距离他们不远的高度,一道由纯粹亡魂组成的巨浪,升至最高点时,倏忽化作一只庞大的黑色巨掌,猛然朝二人一狐拍下!

  裴凌立刻操控火焰云鹏闪避。

  云鹏擅飞行,万兽噬灵术所化火焰妖兽,保留着本尊的部分特征,此刻,三头云鹏振翅之际,以极为轻盈的姿态,躲开了这一击。

  但很快,下一个巨浪咆哮着涌上来。

  在这个巨浪后面,还有无数亡魂满怀恶意的酝酿着、等待着。

  云鹏不断闪避翱翔,在层层巨浪之中穿行。

  然而巨浪此起彼伏,似无穷无尽,短短片刻,四面八方都涌动着几乎触及头顶血色天穹的惊涛骇浪!

  宛如围剿般,再不给云鹏任何游走的空间。

  眼看空中已经无法在待下去,裴凌立刻操控云鹏,朝最近的一座骨山飞去。

  他刚才已经观察过,宛如汪洋大海的亡魂虽然肆意涨落,澎湃汹涌,然而那些静静矗立海中的骨山上,却没有任何一头亡魂踏上。

  这是目前唯一可以躲避的地方。

  嗖!

  火焰云鹏的速度被驱使到最快,几乎化作三道闪电,冲开重重巨浪,落向骨山。

  此刻,郑荆山的断腿与断臂都已经完全长出,玉雪照的眼中也有了些神采,显然恢复了不少。

  云鹏在即将落地的刹那消失,二人一狐立刻踏上了骨山的山顶。

  咔嚓、咔嚓、咔嚓……落脚之处,无数骸骨被踏成齑粉,骨殖破碎声一时间连绵不绝。

  裴凌握着九魄刀,警惕四顾。

  哗啦啦……

  就在这时候,四周忽然传来响亮的退潮声。

  原本气势汹汹的魂海以比涨潮更快的速度退去。

  尔后,渐渐恢复平静,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。

  然而不等他们高兴,就见头顶的血色天幕,开始缓缓蠕动,很快,便形成了大大小小的众多漩涡。

  每一个漩涡的中心,都正对着海域之中的骨山。

  浓郁的血腥之气弥漫,无数血柱自漩涡中成形,流淌而下,正好落入对应骨山的山头。

  裴凌、郑荆山以及玉雪照连忙朝骨山下方退去,避开血柱。

  然而短短几个呼吸,滂沱的血水便灌入整座骨山。

  旋即,骨山上那些不知道多少岁月过去、随意可以踩成齑粉的骸骨,在血水的濡-湿下,一具具复活过来。

  裴凌眉头微皱,身后缓缓冒出一个长发蓬松如海藻、眉目精致如画卷的头颅。

  很快,第二个、第三个、第四个……九个神情不一、姿容各异的绝美头颅相继浮现。

  血色裙衫无风自动,猎猎而舞。

  这是他筑基期掌握的血煞刀魄!

  眼下丹成一品,刀灵实力大增,血煞刀魄的威能也不可同日而语。

  已然毋须他特意施展,心念一动,便能出现。

  锵、锵……

  复活的骷髅起初还有几分笨拙,但很快,随着鲜血的浸润,它们的动作越来越灵活,惨白的骨殖上,迅速生出血肉。

  肢体相击之际,隐约传出金铁之声。

  “生者的气息……”一个幽幽的声音,不知道从何处传来。

  话音未落,所有骷髅齐刷刷转过脑袋,直直的看向二人一狐。尚未长出眼珠的眼眶黝黑深邃,诡异又满含恶意。

  下一刻,数具已然长出大半血肉的骷髅,蓦然腾空而起,朝他们冲去!

  直到这个时候,裴凌才发现,眼前的骷髅,每一具,气息都达到了结丹!

  面色微凝,他迅速传音郑荆山与玉雪照:“你们自己注意!”

  语罢,裴凌双眸之中,如梦如幻的南柯梦火亮起,火焰跃动之际,无数奇诡符文升腾交织。

  怨魇神通!

  神通发动刹那,在他的视野内,眼前的整座骨山,都被一股几欲冲天而起的黑雾笼罩。

  这是不知道多少生灵汇聚的怨恨与诅咒,年年岁岁镇压于此的折磨之下,几如实质。

  在神通的作用下,这股黑雾仿佛怒潮一般涌向裴凌!

  裴凌急忙闭上双眼,中断怨魇神通。

  无数怨恨、诅咒、恶念、不甘……的情绪,疯狂冲撞着他的心绪。

  似乎要将他拉入某个难以描绘的深渊之底。

  关键时刻,无暇多思,裴凌强行压下心中无数杂念,九魄刀一振,无数刀气以他为中心,宛如山洪暴发般,咆哮着冲向四面八方!

  刷刷刷刷刷……

  每道刀气都仿佛血瀑倒卷,挟着屠戮无数的杀气,以及一往无前的霸道意念,堂堂皇皇,斩向扑面而来的敌人!

  当先冲上的几具骷髅,在扑过来的过程里,它们已经长出了更多的血肉,见状,齐齐发出一声尖利的嘶吼。

  下一刻,这些骷髅双手飞快掐诀,无数术法的光华在它们周身亮起!

  轰轰轰轰轰……

  瞬息之间,森森刀气斩碎所有呼啸而出的术法,余势稍减,狠狠斩向众骷髅!

  最前面的两只骷髅首当其冲,被斩作两截,弹指之际血肉枯萎散去,恢复为枯骨,吧嗒,落地的同时,烟消云散!

  但其他冲上来的骷髅,虽被刀气扫中,却只是远远摔跌出去,略作挣扎,便重新爬起。

  直到这个时候,裴凌总算化去心中的所有负面情绪,他睁开双眼,便见生出血肉的骷髅,已然无穷无尽,将他们重重包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