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乔慈光等人站在柴扉前,认真的看着。

  只不过,现在整个队伍,都被一层纱衣般的雾气笼罩,望去仿佛是洇湿了的山水画一样,模糊含混,只能看出大概的轮廓,根本无法辨认其具体身份。

  是以,乔慈光他们,完全没认出队伍里的散修。

  而此刻,散修们的视线,也被雾气遮掩,亦未察觉到乔慈光等人在侧,双方几乎是擦衣而过,却互不相识。

  于是,吹鼓手继续奏乐,哭丧的继续哭丧,抬棺人继续抬着棺材床板前行……孩童们唱着歌谣,在后追逐。

  这时候,换了一身麻衣、以麻绳束腰的村长从小院中走出来,加入了队伍之中,拉着悠长的声调,似哭似唱道:“走……呵……”

  目送队伍越走越远,快要消失在雾气中了,乔慈光立刻传音:“跟上!”

  石万里与阮芷等四名素真天女弟子没有丝毫迟疑,立刻与乔慈光一起,跟在了出殡队伍的后面,为了防止被队伍发现,他们施展隐匿手段之余,特意保持了一段距离。

  很快,队伍蜿蜒着出了村子。

  ※※※

  桑村。

  迎亲队伍吹吹打打,簇拥着花轿与端坐白马的裴凌出了村。

  四周雾气倏忽而起,刚刚还清明的景色,忽然之间陷入混沌模糊。

  裴凌心头微沉,游目四顾,却发现,其他人毫无异常,就仿佛雾气不存在一样,甚至连胯下的白马,也自顾自的哒哒走着。

  就在他思索之际,很快,前方的雾气里,出现了一支抬着棺材的队伍。

  而且,棺材还不止一具!

  那行人哭哭啼啼,声音悲戚,整个队伍都弥漫着愁云惨雾。

  看到这一幕,裴凌脸色微变,这支队伍,应该是另一个村子的。

  但迎亲遇见丧事,极为晦气!

  有些人甚至认为这种遭遇,将影响新人一辈子的运势。

  也不知道两个村子,会不会因此发生冲突,而若是冲突起来,自己该怎么做……

  两者越来越近,裴凌猛然发现,对方队伍里,吹鼓手、哭丧的、抬棺人……都是此番一同进入浮岛的散修!

  只不过,这些散修都是跟着素真天走的,没有在卧丘老祖的队伍中,所以没有随那五名散修结丹进入桑村。

  意识到这点,裴凌顿时明白过来,两个村子,一个桑村,一个梓村,他和一大半散修进入的是桑村,而乔慈光、石万里以及剩下的散修,去的应该就是梓村!

  心念电转之际,他认真观察着那些散修,却见那些散修个个神色惊恐慌乱,面容惨白。

  裴凌心下若有所觉,相比自己所在的桑村,梓村应该要稍微安全一点。

  至少,这些散修尽管非常惊慌,但毕竟到现在为止还活着。

  而进入桑村的散修,却早已全军覆没。

  “得想个办法,跟梓村的修士交换一下情报。”裴凌心中想到,“此外,乔慈光是素真天真传,见多识广,对于眼下的情况,也许知道的更多……”

  “跟着这些人,应该就能去到梓村……”

  他思索着,村长刚才交代过,不要说话。

  就是不知道,传音算不算说话?

  在村子里,违背了规矩,会死。

  如今在村外,却不知道一旦违规,会是什么结果……

  正在权衡,两支队伍已经迎面相遇,眼看就要撞到一起,却见彼此之间直接穿透了过去。

  裴凌微微一惊,这才发现,他能看到梓村的人,但梓村的人,包括那些散修在内,似乎看不到他!

  很快,一名散修迎头朝他撞来。

  裴凌原本打算避让,但心念一转,当下速度不变,直接朝着对方撞了过去。

  刷!

  两人相互一穿而过,裴凌完全没有接触到对方!

  他下意识的想要回头去看那名散修的情况,但想到了村长的叮嘱,立马止住动作,尔后,继续前进。

  ※※※

  与此同时。

  梓村的出殡队伍,众人在迷雾中艰难的行进着。

  也不知道走了多远,也不知道走到了何处。

  忽然间,所有人都感到一阵阴风扑面而至。

  这阵阴风来的突兀,去的也快,所有人,包括有修为在身的散修,都无法控制的一阵战栗。

  几名散修下意识的回过头,却见刚刚还浓郁的雾气,从身后快速散去,四周的景物,顿时清晰起来。

  他们现在正在村外的一片山坡上,似乎也没有走出太远,因为就在这里,可以俯瞰到远处的村庄与小河。

  而眼下,是一片很大很大的坟场!

  此刻,队伍中的村长站住脚,说道:“地方到了,可以开始下葬了。”

  当下就有村民招呼着抬棺人上前,取出携带的工具,在密密麻麻的坟包里,找了一个相对来说空旷点的地方,开始挖掘墓室。

  ……一处全然陌生的密林里,乔慈光、石万里以及阮芷等人,正小心翼翼的尾随着前方的出殡队伍。

  但走着走着,前方的雾气越来越重。

  那雾气似乎有自己的意识,即便以乔慈光的修为,也根本无法靠近。

  而且,雾气还能阻隔声响。

  哭丧婆以及两名哭丧散修的哭声原本都很大,但很快,随着雾气的浓郁,迅速削弱。

  最终落到乔慈光等人耳中,只有缥缈微弱、不知道从何处传来的些许啼声。

  故此,出村没多久,他们就丢失了目标!

  “人消失了!”阮芷看着白茫茫的四周,面色微变。

  楚含蓓紧接着说道:“出殡队伍的方向没有变过,他们要去的地方,应该就在前面。我们只要一直按照刚才的方向走,肯定能够追上去。”

  “未必。”章菁摇头,提醒道,“我们之前想要离开村子的时候,也是一直往一个方向走,但走着走着,就回到了梓村……现在如果继续往前的话,很可能会跟昨天一样,重新回到村口!”

  钟诗珠蹙起眉,看向乔慈光,小声问:“师姐,现在怎么办?”

  四位师妹的目光都看向乔慈光,石万里皱眉思索片刻,也没有什么好主意,同样问道:“乔师姐,你可有什么主意?”

  乔慈光微微颔首,尔后,双眸之中,倏忽流下两行血泪,整个人的气息,瞬间衰败下去!

  石万里与阮芷等人大惊!

  乔师姐出事了!

  他们刚才竟然一点没有察觉!

  但就在此刻,乔慈光周身素色光芒一闪,很快,血泪止住,气息也迅速恢复。

  “我刚才与村长说话时,在他身上下了些手段。”她抬手擦去面颊上的血泪,平静说道,“现在跟着我走,便能找到出殡队伍。”

  闻,石万里与阮芷四人顿时明白过来,梓村的规矩,有一条是不得对村民出手。

  而乔师姐早在出发之前,就已经考虑到这次出殡,会有意外,所以提前在村长身上动了手脚!

  刚才乔师姐出事,便是发动暗手,探查村长的踪迹,故此受到了梓村规则的反噬。

  只不过,乔慈光是素真天真传,身上又岂能没有保命之物?

  眼下,她便是付出一定代价,强行打破了一次规则!

  紧接着,乔慈光双眸之中,泛起淡淡的深绿色光芒,四下一望,便选了一个与方才最后看到出殡队伍时截然不同的方向:“走!”

  石万里与阮芷等人连忙跟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