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就在此刻,主位上,苏离经温文尔雅的声音传来:“敝宗弟子裴凌,已然登临圣子之位。”

  “诸位道友,还请为其见证。”

  八派没有丝毫迟疑,天生教老祖立刻打出一点幽光,飘落裴凌血色冕旒上,顿时,所有的旒珠莹润了几分,裴凌感到,整个冕旒的气息,都凝重雄厚了一截。

  只听天生教老祖缓声说道:“天生教,今日见证重溟宗真传裴凌攀登万族血梯,登临圣子之位,以道蕴相贺。”

  紧接着,轮回塔老祖也打出幽光,闷声道:“轮回塔,为重溟宗新晋圣子见证。”

  尔后,是无始山庄的轩朱老祖,他打出的一点幽光,比天生教与轮回塔更大一点,朗声说道:“无始山庄,为重溟宗新晋圣子见证,恭喜仙友,勘破虚妄!”

  正道五宗,也没有任何迟疑,九嶷山老祖隔着重重迷雾,遥遥一点,道蕴已然融入血色冕旒,沉声说道:“九嶷山应诺。”

  “素真天应诺。”

  “寒黯剑宗应诺。”

  “琉婪皇朝应诺。”

  “燕犀城应诺。”

  须臾,八份道蕴,全部交出。

  圣子血座的气息越发暴戾霸道,裴凌感到,灌入自己体内的力量越来越磅礴,仅仅几个弹指,他就恢复了全盛时期,而修为仍在节节攀升。

  没多久,他感到体内某个关卡一松,已然从元婴初期,迈入了元婴中期。

  与此同时,系统迅速上线:“叮咚!检测宿主修为达到元婴中期,系统将免费赠送一名道侣……”

  “叮咚!检测到上次赠送失败,本次将进行七倍免费赠送……”

  裴凌心中一惊,下一刻,他已然失去身体控制权,被系统操控着从圣子血座上猛然站了起来!

  然而,就在他身影微动,就要冲向主位时,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旁传来,将他一把按回血座之上,他脑袋上还感到被不轻不重的敲了下。

  伴随着系统:“叮咚!检测到外界攻击,本次修炼到此结束。感谢宿主使用智能修真系统,一键托管,飞升无忧!期待您分享修炼评价,满意请给五星好评……”

  裴凌耳畔传来监察殿主严肃的传音:“传承结束之前,莫要起身!”

  紧接着,监察殿主朗声宣告:“本代圣子已然正位,诸位,贺我圣宗,后继有人,宗祚绵长!”

  云海之上,众多世家、弟子、附庸纷纷应和:“贺圣宗,后继有人,宗祚绵长!”

  正魔两道真传、高阶修士,却个个沉默不语,甚至个别弟子,眼神还有些发愣。

  喧嚷之中,幽深广殿凭空而现,星罗棋布的命魂灯高高低低的悬浮其间,仿佛大日凌空的强大命火,令众多低阶修士无不俯首垂目,不敢直视。

  或盘坐蒲团、或斜倚云床、或凭小几、或跽于帐中的身影……飘然浮现。

  “圣子裴凌,入传承殿,拜谒诸祖师!”监察殿主看向裴凌,沉声吩咐。

  心有余悸的裴凌顿了顿,方才站起身,整理衣袍,走入广殿之内。

  幽深、宽广,眼前的命魂灯,犹如一道横亘天穹的长河。

  不知凡几万里。

  这还是裴凌第一次进入此地,入宗时,虽然曾在此处点起命魂灯,但那时候,不过是站在外面,惊鸿一瞥罢了。

  此刻,亲自走在其中,才能感受到,这座广殿,比想象的更为深远庞大。

  殿中一片漆黑,唯有命魂灯的光芒,照亮方寸之地。

  这里非常的安静,没有任何的声音,唯独裴凌的脚步声,在空阔的殿中回荡。

  奇怪的是,裴凌在外面,明明看得非常清楚,诸位祖师都有身影浮现。

  但到了此地,除了黑暗与命魂灯,却什么都看不到。

  他心中疑惑,下意识的朝深处走去。

  走着走着,时间与空间的概念都有所混淆……也不知道过来多久,走了多少路,忽然,在外界看到的那些身影,终于再次出现在他面前。

  这一次,不再是隔了不知道多少距离的影影幢幢,而是清晰的呈现眼前,距离他不过咫尺之遥。

  纵然如此,裴凌穷尽目力,却也无法辨认他们的身影与面容。

  他明明看得非常清楚,但只要转开视线,哪怕刹那,就会彻底遗忘。

  裴凌心中讶然,撩袍跪倒:“弟子裴凌,拜见诸祖师。”

  “圣子裴凌。”居中的身影,语气和蔼,带着些许对于出色后辈的欣赏与喜爱,语调柔和的唤道,“上前来。”

  裴凌依上前,顿时感到一只手掌,轻轻按住了自己的头顶。

  瞬间,无数古老朴拙的呢喃声,在他耳畔响起,他顿时一阵恍惚,眼神涣散,彻底陷入进这种不可说不可知不可的呢喃之中……

  ※※※

  外界。

  眼看新晋圣子裴凌踏入传承殿,身影瞬间消失,圣子血座,也徐徐隐没,八派之人心中都是长松口气。

  他们正打算就此告辞,却见苏离经环视一圈,朗声说道:“请诸位暂且留步,接下来,还有一场喜事。”

  “本宗本代圣子裴凌,与本代圣女厉猎月,将随后举办道侣大典。”

  “还请诸位移步前往,喝杯喜酒,为新人见证。”

  闻,这次不但八派震惊,连司鸿倾嬿都猛然扭过脸,难以置信的望着苏离经!

  天生教此行老祖嵇驰迅速给厉氏老祖传音:“厉兄,好手段!你是何时谋划成功,越过诸多太上长老,将宗主操控作傀儡的?”

  “嵇兄何出此。”厉氏老祖平静的传音回道,“此事你们也都已知道,便不需老夫细说了。司鸿倾嬿堂堂宗主夫人,以大欺小,强迫弟子,说到底,裴凌也是受害者,我厉氏这点面子还是有的……”

  不等厉氏老祖说完,嵇驰便直接传音打断道:“厉兄,你是不是弄错了?司鸿倾嬿素来眼高于顶,连苏离经这样出身与她门当户对、如今还是顶尖宗门宗主的人物都看不上,如何可能强迫底下弟子?”

  “当日,明明是裴凌强行采衤卜了司鸿倾嬿,还当着我八派真传弟子的面!”

  “否则的话,他小小年纪,怎么可能这么快凝婴?而且,还是上品仙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