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伪道就是伪道,听说来之前,圣宗并未同意让他们的弟子上血梯,还是他们的长辈强行要求的……结果呢?教出来的所谓真传,没有一个顶用。”

  “嘿嘿,没准这才是真传……真正传承这群老乌龟的缩头神功啊哈哈!”

  “说的是,伪道都是乌龟缩头功哈哈……”

  “天生教、轮回塔还有无始山庄也不行,要我说,我圣宗,才是当今天下第一宗!”

  “对!”

  “没错!”

  “此甚是……”

  正道的五位真传坐在各自的席位上,默默无,对四周响起的各种冷嘲热讽听若未闻,只在私下暗中传音:“厉猎月这妖女虽然心狠手辣,曾暗算我宗十八位师兄弟姐妹,炼制为兼傀,但其性情是出了名的高傲,裴凌做出那等事情,又不是出身重溟宗三大世家,她竟然忍得了?”

  寒黯剑宗的秋未央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恍惚。

  商扶风哂道:“重溟宗的圣子圣女结为道侣,不过是走个形式,方便三家继续掌控宗门罢了。”

  “现任宗主的发妻被裴凌当众采补,宗主都毫不在意,可见他们名为夫妻,彼此之间,却犹如路人。不,甚至比路人更冷漠。”

  “厉猎月又怎会在乎裴凌跟其他女人厮混?”

  闻人蘼简短道:“魔道妖人,毫无人伦道义,犹如禽兽,以后若是遇上,能杀,便直接杀!”

  楚羽裳柔声说道:“闻人师兄之有理,不过,我们目前还是不要冲动的好。前辈们都说了,此番前来魔宗,只是为了让我们好好见识一下真正的魔门。”

  “道听途说,终究不如身临其境,亲眼目睹。”终葵止棘赞成的颔首,“此番魔宗之行,相信对于我等日后的心性提升,都有着极大的好处。”

  而此刻,魔门真传们,也在迅速传音交流:“想不到,天意如此垂青重溟宗。原本这一代,出了一个厉猎月,已经令我等头疼万分,但没想到,这裴凌凶威更甚!”

  “裴凌虽然强横,但重溟宗宗主的度量,更是惊人。”

  “不错!当真没有想到,这位苏宗主,年轻时候传闻也是杀伐果决,诸般手段,行事风格,皆是我辈中人。如今身为一宗之主,反而对这等奇耻大辱无动于衷,不但不计前嫌的为裴凌主持圣子大典,眼下还要为其操持道侣大典……”

  “哼!此方世界,原本就是幻境,爱恨情仇贪嗔痴,都是虚幻。裴凌与苏宗主悟性奇佳,跟脚深厚,纵然错堕迷障多年,终究开始窥破幻象,照见本真,自然不会为这等虚妄之事计较。”

  正当他们聊着的时候,门口陡然传来一股强大的气息!

  下一刻,人影一闪,穿着红底织金繁复新郎礼服的裴凌在厉氏族人的簇拥之下,大步走入。

  他面容冷峻,气质凶暴,修为已至元婴中期,周身血气萦绕,几成实质,比攀登血梯的时候,更显暴戾。

  重溟宗弟子齐齐起身行礼:“圣子。”

  裴凌对他们点了点头,随口吩咐:“不必多礼。”

  就在此刻,他忽然感到,一股强烈的杀意,锁定了自己。

  迅速回头看去,却见宗主夫人司鸿倾嬿面无表情的坐在首位,冷冷看着他。

  裴凌见状,只是淡然一笑。

  他现在有厉氏老祖在暗中保护,完全不需要惧怕这位夫人。

  再说了,这件事情,也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严重。

  眼下若是因为司鸿倾嬿的杀意自乱阵脚,反而显得自己没见过世面。

  于是,裴凌很自然的移开视线,丝毫不受影响,继续一边跟两侧宾客打着招呼,一边朝首位走去。

  没多久,他至首位不远处,站住脚之后,恭敬行礼:“弟子裴凌,拜见宗主,拜见宗主夫人。”

  苏离经微微点头,面带微笑,看裴凌的目光,满含嘉许,大宗之主的风范,彰显无疑。

  而司鸿倾嬿则是满面霜寒,盯着裴凌看了片刻之后,微微阖目不语。

  “免礼。”苏离经语声和蔼,还虚扶了一把。

  裴凌起身,又朝左右此刻正盯着他看的八派高阶修士拱了拱手:“晚辈裴凌,见过诸位前辈。”

  他举止从容不迫,神情自若,哪怕是在给宗主夫妇行礼问候,以及八派高阶修士的众目睽睽之下,也完全看不出来任何心虚与不安。

  于是,在所有人的眼中,重溟宗弟子裴凌,睡了重溟宗宗主苏离经的夫人司鸿倾嬿,但裴凌与苏离经的表现,都是十分坦然。

  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。

  只有司鸿倾嬿一个人在那里生闷气。

  这重溟宗的风气,委实叫他们大开眼界!

  天生教的嵇驰老祖最先反应过来,顿时直道:“此子不凡!若能长成,日后必成大器。”

  轮回塔的老祖微微颔首:“造化盈亏,上一代,厉氏并无佼佼者,这一代,圣子圣女皆出厉氏,可见天数自有轮回。”

  “小小年纪便勘破虚妄,照见本真,很好,非常好!”轩朱仙王潇洒道,“以后若是有暇,可常来无始山庄小住。”

  “我等都是上界仙人临尘,纵然如今修为身份地位不同,终究是自己人。”

  见状,正道五宗,罕见的开口称赞起魔道弟子:“这裴凌,确实不凡。”

  燕犀城老祖简短说:“青出于蓝胜于蓝。”

  琉婪皇朝婺王有些唏嘘:“此子心性……我朝所有同辈,全部甘拜下风。”

  素真天老祖看了眼苏离经,淡淡说道:“佩服!”

  寒黯剑宗的杜拂旌平静说道:“厉害。”

  眼下正道高阶修士的心情尚未完全平复,虽然他们一直以来,与重溟宗这魔宗明争暗斗无数。

  但也从来没有想到,这重溟宗,骨子里行事居然如此魔性深重!

  是的,苏离经已经大度到不正常的地步,这且不去说对方。

  反倒是这裴凌,这般年轻,便已魔性入骨,行事如此恣睢放荡,肆无忌惮,若不能将其尽早铲除,日后恐怕会成为正道的心腹大患!

  想到此处,正道的高阶修士们,全部不约而同的盯着裴凌。

  这时,苏离经眉头微微一怔,八派的反应……全都很不对劲!

  一次两次倒没什么,但一直这样,很显然,肯定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大事!

  虽然说他刚才已经传音问过苏氏家主苏千涯,以及厉氏老祖,这二者都没什么发现,但这并不代表一定没事。

  心念微转,苏离经当即决定,赶紧先把圣子圣女的道侣大典办完,尔后亲自出手,调查自己闭关这段时间,到底发生了什么!

  于是,他立刻传音问殿外的厉氏族人:“圣女呢?圣子已至,圣女为何还不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