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厉氏族人一愣,忙传音回道:“回宗主,圣女还在梳妆……”

  “我辈修士,何必执着于区区皮相?”苏离经淡淡传音,“何况圣女圣子皆姿容出众,乃是一对璧人,毋须修饰太过,反而失了本真韵味……请圣女速速前来,免得让宾客们久候。”

  在他的催促下,片刻之后,盛装华服的厉猎月,由众人簇拥着进入穆仪殿。

  厉猎月鲜少装扮,裴凌从来只看到过她穿着黑色纱裙、长发及腰的样子,今日,还是第一次看到她隆重梳妆。

  却见这位重溟宗圣女长发绾作凌云髻,戴着圣女冠冕,对插赤金半月云纹翠玉步摇,珠串累累,垂于两鬓。

  朱颜玉色的面庞上,淡施脂粉,双颊一抹浅绯,宛如情动之始,少女怀春,为其清冷的气质,增添了几许道侣大典的喜庆。

  向来的黑色纱裙,也换成了一袭血色华服。

  这套衣裙繁复奢侈,织金串珠,可谓价值连城,愈显厉猎月瓌姿艳逸、耀如春华。

  见圣子圣女都已经到场,心里有事的苏离经遂不再耽搁,立刻吩咐大典开始。

  道侣大典的流程并不复杂,与凡俗拜堂非常相似。

  只不过,修行之人未必个个敬畏天地,尤其是魔道。

  故此,这第一拜,拜的不是天地,而是大道。

  第二拜,亦非高堂,却是宗门的入道恩情。

  第三拜,倒是与凡人一般无二,乃是道侣对拜,寓意从今往后,大道同行,互帮互助,患难与共。

  这番经过,无论是厉猎月还是裴凌,在来的路上,都已经被提点过。

  此刻,两人徐徐走过为他们专设的长毡,至丹墀下的空地上,随着唱礼长老的提示,先转向殿门,朝天而拜:“一拜大道,谢大道垂青,使我等脱于芸芸众生,得入道途。”

  圣子圣女皆华冠盛装,神色郑重,敛衣而拜。

  厉猎月心中难得的有些雀跃的波动,这种感觉,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。

  眼角余光扫过身侧的裴凌,嘴角情不自禁微微一弯。

  裴师弟……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。

  两人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,也许还只是因为利益,但这段时间相处下来,若说完全没有感情,那是不可能的。

  眼下双方总算结为道侣,以后,长生路漫漫,都将携手同行,共渡千年万载……

  她心中思绪纷纷之际,裴凌也在想着,自己跟宗主夫人的事情,就不告诉厉师姐了。

  虽然当时的感觉的确很值得回味,但厉师姐也不差……

  趁着众人注意力都在一双新人身上的功夫,苏离经忙里抽空传音问司鸿倾嬿:“给新人的贺礼准备了什么?”

  司鸿倾嬿冷笑一声,不予理睬。

  苏离经眉头一皱,不禁暗自摇头。

  自己闭关的这些日子,司鸿倾嬿是越来越器量狭小了。

  就连圣子圣女结为道侣这样的大事,还要吝啬一份贺礼,实在是……

  苏离经懒得继续提点这个心性不堪一击的妻子,直接传音吩咐手下:“开本座私库,再取两座矿脉的契书、一座甲级洞府契书、三个药庄契书,除本座修炼所需的诸般天材地宝也拿一点,速速包裹一番,等下以夫人的名义,为新人道贺。”

  安排之际,他瞥了眼裴凌,微微颔首,这裴凌的心胸气度就不错。

  上次被他意志算计,很是吃了一番亏,眼下却仿佛与自己从未有过芥蒂,谈举止,落落大方,坦坦荡荡,一点儿也不记仇。

  这般心性,才是成大事的样子。

  很快,新人拜堂结束,大典礼成。

  再至丹墀下,向宗主夫妇以及诸高阶修士行礼。

  苏离经立刻面露微笑,拊掌笑道:“好!好!今日既为道侣,往后便是形同一体,患难与共。尔等当彼此体恤,共成长生才是。”

  说了几句勉励的话,新人都恭敬聆听,尔后行礼拜谢。

  苏离经则命人取来两份贺礼,共计五座矿脉、三座洞府、三个药庄、六处兽栏、十二座城池,以及众多天材地宝。

  道是自己与司鸿倾嬿的随喜。

  厉猎月对此毫不意外,毕竟以她的出身,以她如今的身份地位,以及未来准宗主的身份,宗主夫妇的贺礼,本来就不可能寒酸。

  裴凌却是彻底放下心来。

  很好,司鸿倾嬿看似对他恨得咬牙切齿,但还是准备了这么多的贺礼,可见这位宗主夫人,也不想将事情闹到大家都难看的地步。

  果然自己见识太少,这种事情,的的确确不值得大惊小怪。

  想到这里,他更加从容随意,与厉猎月一起躬身道谢:“谢宗主,谢夫人!”

  旋即,他们又在宗主的介绍下,挨个给八派高阶修士行礼问候,诸修士也没白受礼,纷纷从储物囊中临时凑了一份不菲的贺礼赏下。

  如此见礼毕,喜宴也准备的差不多了,经宗主一声令下,众多美貌侍女鱼贯而入,为宾客们端上一盘盘珍馐。

  与此同时,丝竹声起,舞姬歌伎纷纷入场,整个穆仪殿迅速热闹起来。

  一双新人不及回座,便被各自塞了一盏灵酒,开始挨个敬酒。

  第一盏,自然是敬宗主夫妇。

  苏离经面带微笑,高高兴兴的一口饮尽,又顺手给了新人两份天材地宝,八派修士看在眼里,惊在心里,个个神情古怪,重溟宗专门招待贵客的灵酒,一盏又一盏下肚,却完全食不知味。

  而司鸿倾嬿捏着酒盏,看着面前珠联璧合般的一双新人,面色犹如霜雪堆砌,寒意萦绕,久久未动。

  苏离经察觉到,眉头紧皱的看了眼宗主夫人,开口圆场道:“内子前些日子修炼出了岔子,如今有些不胜酒力,还请诸位莫怪。”

  与此同时,他传音劝道:“这般场合,莫要任性,快喝下去!”

  众人听着看着,无不震惊万分。

  场面有片刻的僵持,紧接着,司鸿倾嬿猛然举起酒盏,仰头一饮而尽!

  见状,苏离经暗松口气,正要再说几句场面话缓和氛围,谁知道,下一刻,司鸿倾嬿腾的站起,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一不发的扬长而去!

  苏离经顿时皱起眉,旋即歉意道:“诸位,实在抱歉,内子伤势有些反噬,需要速速离开疗伤……失礼之处,万请海涵。”

  八派修士此刻已经有点习惯重溟宗宗主的大度,都表现的非常从容:“宗主但请自便,无妨、无妨。”

  苏离经微微颔首,也无心再逗留下去,当即说道:“圣子圣女礼仪既成,从此便为道侣,当勠力同心,携手共进……”

  略讲了一些勉励之词,便道,“尔等自便,本座就先走一步,免得小儿辈不好尽兴。”

  语罢,他身影瞬间消失在座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