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宗主走后,新人继续按照辈分修为给其他人敬酒。

  一轮敬酒下来,裴凌始终没有见到厉氏老祖,不由心里有些过意不去。

  此番若非老祖庇护,他不可能正位圣子,更别说现在迎娶厉师姐了。

  因此,无论如何,也要敬老祖一杯才是。

  于是裴凌传音问道:“师姐,不知老祖现在何处?”

  厉猎月传音回道:“我不知道。前几日来了好几位他宗老祖,可能有的老祖嫌喜宴太过嘈杂,不愿前来,老祖在其他地方作陪吧。”

  裴凌闻点了点头,这么看来,只能在道侣大典结束之后,再找机会当面向老祖道谢了。

  正思索之际,厉猎月接着又道:“这里已经差不多了,我特意给你准备了一份礼物,我们一起去看看?”

  裴凌环顾一圈,见重要宾客都已经招呼到,眼下整个穆仪殿,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喝的热火朝天。

  倒是八派之人始终默默无的喝酒吃菜,偶尔瞥他一眼,神情古怪,望去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  但自己攀登万族血梯,无人敢战,考虑到这一点,八派之人心中郁郁,也是情有可原。

  想到这里,裴凌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两人遂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,掐诀隐去身形,悄然进了穆仪殿的内殿。

  此刻夜色已深,内殿明珠高悬,散发出柔和的光晕,洒落满殿。照在厉猎月脸上,为其清冷昳丽的容貌,染上些许温婉。

  她从样式繁复的血色礼服中伸出一只柔荑,心念一动,便从虚空之中,抓出一只锦匣,递给裴凌。

  裴凌接过打开,里面赫然是苏震禾的首级!

  他一怔,旋即心中一阵畅快。

  苏震禾多次对他出手,而且还是鹿泉城覆灭的罪魁祸首之一,此人早已是他必杀的目标。

  只是枕石苏氏势力庞大,是以,尽管裴凌前些日子就成为真传,也一直没有机会。

  不想他现在刚刚正位圣子,厉师姐便送来了对方的首级。

  这份贺礼,非常不错!

  他手腕一翻,将锦匣合上,装入储物囊,旋即一把揽住厉猎月,什么话都没说,便吻了上去。

  良久之后,两人才恋恋不舍的分开,嘴角濡-湿的水光潋滟着暧昧,望向彼此的目光,都有些意乱情迷。

  外间觥筹交错的动静,以及宾客们的高声谈笑不住传来,就在裴凌琢磨着要不要进行下一步的时候,厉猎月忽然一把将他按在墙上。

  只不过,眼下裴凌的修为,已经达到元婴中期,真正的实力,已然不下于厉猎月,当即反手扣住其手腕,一个非常简单的擒拿,将厉猎月反抵在墙上,同时另一只手,一把撕开对方衣裙……

  晦暗的长廊上,一件件裙衫、袍服被陆陆续续丢下,钗环坠地声与啧啧的亲吻声同时响起,伴随着最后的衣物摩挲,冰冷骨火照出两道交缠的影子,蛇一样彼此缠绕,贴合,尔后又分开。

  骨火开始有节奏的颤动着,一下、两下、三下……

  低低的喘息,伴随着肉体相击的动静,春宵一夜值千金。

  两人赶时间,这里只有10个g的硬盘空间。

  一个多时辰后,厉猎月柔弱无骨的靠在裴凌怀中,她光洁的后背抵在穆仪殿冰冷的墙上,身前的裴凌却炽热如火。

  冰与火交织,这种感觉很奇妙……

  “时候差不多了,我们一起出去送一下宾客。”片刻,厉猎月才恋恋不舍的推开裴凌,低声说道,“尔后回朝那行宫。”

  裴凌点头:“好!”

  两人掐诀收拾一番,穿好各自的袍服,走到外面,果然,九派的高阶修士都已经离开,剩下的宾客们,也已经喝得七七八八。

  裴凌让人取来酒盏,再次敬了众人三盏,尔后说了些场面话,喜宴便就此散去。

  新晋道侣站在穆仪殿门口送客,半晌,见人都走的差不多了,厉寒歌上前来,说道:“猎月姐,裴圣子,你们先去休息,剩下的,交给我们吧。”

  于是,厉猎月与裴凌便就此离开穆仪殿。

  只不过,走到一半,裴凌忽然说道:“师姐,我也有礼物给你,得去翠磊山洞府拿一下,你先去行宫等我。”

  厉猎月一怔,旋即点头:“好!”

  两人遂就此分开,厉猎月前往朝那行宫,裴凌则朝翠磊山匆匆赶去。

  实际上,他完全没想到厉师姐会在道侣大典上送自己礼物,还是苏震禾的首级。

  但来而不往非礼也,尤其是上次自己一时冲动,错买了“欢喜阁”之物,一度给两人之间的关系,造成了极大的误会。

  这一次,必须送一份正常的、厉师姐会喜欢的礼物,也趁势消除两人之前的芥蒂。

  所以裴凌决定,回洞府去好好数点一下自己的私产与技艺,务必为厉师姐准备一份,能够跟苏震禾首级等同的惊喜。

  一路飞遁,他心里不断思索着厉师姐的喜好。

  很快,翠磊山在望,裴凌催动铭牌,遁术不减,一掠而入。

  进门之后,他脚下不停,迅速走过前庭,直入正堂,正打算穿过正堂之后,直奔铸造室,亲手为厉师姐打造一套华丽繁复的钗环法宝,然而,刚刚走进正堂,他猛然站住脚。

  只见身着粉衣的玉雪照昏迷在阶下,平日他常坐的主位上,一道妩媚艳丽、云鬓花颜的窈窕身影,高踞其中,正目含煞的俯瞰下来。

  司鸿倾嬿!

  宗主夫人?!

  裴凌一怔,宗主夫人怎么忽然来到了他的洞府之中?

  而且,还打晕了玉雪照?

  只不过,一想到有老祖在暗中保护,他很快就镇定下来,当即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,面色平静的行礼道:“弟子裴凌,见过宗主夫人,不知夫人前来,有何吩咐?”

  这个时候,司鸿倾嬿正一脸冷漠的望着裴凌,她刚才离开喜宴之后,便立刻来了裴凌洞府,这洞府的禁制,根本挡不住她。

  其间遇到对方的妖宠,本想直接出手宰了,但那样裴凌与玉雪照之间的血契会立时生出感应,对方肯定心生警惕,不会独自返回洞府,是以她只是暂时将这只狐妖打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