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第四十七章:少了一人。

小说: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作者:爆炸小拿铁 更新时间:2021-11-30 22:47:4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看到这一幕,裴凌顿时神情凝重。

  嵇长浮乃天生教少教主,以对方的实力与手段,这是如何中招的?

  就在此刻,老夫子露出勃然大怒之色,愤怒道:“嵇夫子!你身为人师,一而再的藏私,对学子遮遮掩掩,拿他们的前途当做儿戏,如此自私自利,如何担当得起‘师长’二字!”

  “如此误人子弟,苛刻学子,根本不配做夫子,就算死了,也是活该!”

  闻,裴凌面色不变,心中却是极为诧异。

  苛刻学子、教课藏私……这不就是自己做的事情么?

  为何嵇长浮遭遇这般刑罚,自己却太平无事?

  等等!

  他忽然想到,嵇长浮不知道这里的“诡异”规则,第一天进来的时候,就泄露了真名!

  除此之外,从严格意义上讲,裴凌自己的授课,其实并没有任何藏私……

  裴凌正思索着此事,却见原本无力跌跪在地的嵇长浮眉心宝石闪过微光,倏忽探出无数血色纹路,犹如蛛网,笼罩其全身。

  没多久,嵇长浮伤势尽数复原,生机恢复,只是面色阴沉,飞快的蘸着血,又在手臂上刻下了一行血字……

  眼见嵇长浮重新站了起来,老夫子淡淡说道:“走吧,去找最后一位夫子。”

  裴凌与嵇长浮点头道:“好。”

  三人于是朝丙字学堂走去。

  ※※※

  丙字学堂。

  门口簇拥着一群目光空洞的学子,学堂内,终葵镜伊还在空荡荡的室中讲着课。

  铁片击打声传来,她停下讲课,对着空气宣布:“下课。”

  紧接着,终葵镜伊转过身,走出学堂。

  她到了外面,看到门口站着一排的丙字学堂学子,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,但细想之下,又不觉得有什么问题……

  这时候,老夫子带着另外两名夫子过来。

  终葵镜伊连忙收回思绪,对老夫子行礼道:“山长。”

  “花夫子,辛苦了。”老夫子微微颔首,说道,“学子们年少,正需要你们好好教导、循循善诱,以便使他们学有所成,将来,也能成为栋梁之材。”

  语罢,又对三人说道,“现在老夫送你们去住处,好好休息,明日,再继续给学子们授课。”

  裴凌闻,双眼一眯,还差一人,老夫子没有提到晏明婳!

  刚才他和晏明婳还有终葵镜伊三人想要逃出“诡异”,却被山长拦下。尔后,他被传送回了自己的学堂,终葵镜伊看来也是一样。

  只有晏明婳……对方是在他们三人后面进入此间“诡异”的,眼下没有出现,很有可能是发生了什么意外!

  得尽快想办法见到对方才行!

  思索之际,就见老夫子已经转身在前带路,三人连忙举步跟上。

  四人前脚离开,丙字学堂的学子们,就立刻拿出白纸跟剪刀,恶狠狠的扎起了花夫子的小人……

  去后院的路上,裴凌看了眼嵇长浮,忽然传音试探道:“嵇夫子,今日授课情况如何?”

  这位天生教的少教主,早上的时候曾主动给他传音刺探情况,想来应该已经察觉到了什么。

  嵇长浮眉头皱了皱,疑惑的朝裴凌看去。

  尔后,他下意识的看了眼自己的手臂,忽然面色微变,但很快就恢复正常,旋即不动声色的传音回道:“隐约记得处罚了几个学子,其他都忘了。”

  听了这话,裴凌没有意外,虽然说嵇长浮与终葵镜伊都处于失忆状态,但终葵镜伊明显已经深陷局中,而嵇长浮却要清醒许多。

  裴凌接着传音道:“这里不能使用术法。”

  嵇长浮眸光微动,迅速传音回道:“授课会让法相变弱。”

  裴凌不动声色的点头,他还没有正式凝聚法相,所以感觉不出来,于是接着传音:“只要不被山长发现,夫子可以在授课期间离开学堂。”

  嵇长浮怔了怔,立时在手臂上再次划出一行血字,继而传音道:“授课期间,夫子可以打杀学子,但必须要有合适的理由。”

  两人传音交换情报之际,已经到了终葵镜伊的住处。

  老夫子在柳树下站住了脚,说道:“花夫子,你进去休息吧,明日授课,记得一定要用心教导学子。”

  终葵镜伊点头道:“山长放心,我一定会尽师者本分。”

  说着举步入内,反手关上了门。

  老夫子转过身,带着裴凌与嵇长浮继续往前走。

  很快,他们到达池畔的茅屋前,老夫子对嵇长浮道:“嵇夫子,你也休息吧。”

  嵇长浮拱手道:“是。”

  紧接着,轮到裴凌,还是昨日九曲长桥连接的水榭。

  老夫子站在桥上,盯着裴凌片刻,才淡淡说:“王夫子,好好在屋子里休息,不要到处走动,免得明日没有精神授课,耽误了学子们的前途。”

  裴凌直接走进了水榭。

  ※※※

  柳树环绕的精舍内。

  终葵镜伊在屋中坐下,认真思索着今日的讲课,跟昨天不一样,她今天所讲的内容,都还全部记得。

  只是中间嵇夫子与王夫子在她课堂上做出那种事,委实叫她有些不知所措。

  等等!

  嵇夫子!?

  白昼那名女子,明明跟嵇夫子长的一点不像,她为何会将对方当成嵇夫子?

  不对劲!

  自己可能中了什么幻术!

  想到这里,终葵镜伊猛然惊觉起来,她立刻打开储物囊,从中取出一串色泽金黄的珠链,这是千年蜃珠攒成的链子,能够破除幻象,窥见本真。

  她正要催动珠链,却发现自己手心有着一行血字:“失忆,是这桩‘诡异’的第三条规则……”

  “诡异”?

  失忆?

  终葵镜伊顿时黛眉微蹙,这是她的字迹,但她一点不记得,自己是什么时候写下这行血字的了!

  想到此处,终葵镜伊立时收起珠链,换了一块玉佩,这玉佩色泽如墨,对着灯火时,隐约可见些许金丝悬浮其中,熠熠明亮,形状如蝶,下方系着一溜儿五彩丝绦。她注入一股法力,确认玉佩微微闪烁光芒后,方才将其悬挂到腰间。

  然而,就在她刚刚做完准备的时候,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  咚咚咚……

  与此同时,一个木讷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花夫子,我们来玩捉迷藏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