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人间界。

  牢狱。

  幽暗昏惑。

  “叮咚!本次修炼已经完成,感谢宿主使用智能修炼系统,一键托管,飞升无忧!期待您分享修炼评价,满意请给五星好评……”

  伴随着系统提示音,身体控制权恢复,裴凌神念扫过面前的牢房,除了一名角落里的女囚外,所有死囚,都已被系统修炼用去。

  这个时候,庄淑公主抬起手,指向那间牢房,小心翼翼的问道:“‘魇’仙大人,可是那名祭品不合您的心意?”

  裴凌微微摇头,控制着火焰化作文字:“她犯了什么事?”

  庄淑公主说道:“杀人,她杀了很多很多人。”

  不知怎的,裴凌微微皱眉,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。

  眼见“魇”仙一时没有表示,公主接着说道:“如果‘魇’仙不喜欢这个祭品,凡女这就让人将这名女囚拉出去斩首示众。”

  “这女囚原本就触犯国法,罪该万死。”

  “如今未能入‘魇’仙的眼,合该枭首示众,以儆效尤。”

  闻,裴凌又以神念扫过里面的女囚,没察觉出什么问题,但心中却总有种不安,认真想了想,顿时操控火焰变化云篆:“此女与我有缘,放她一条生路。”

  公主听了这话,沉默片刻,尔后说道:“好。”

  顿了顿,又道,“凡女还有很多祭品,要继续献给‘魇’仙。”

  裴凌点了点头,又有祭品,非常不错!

  他要继续修炼心魔大衍咒……

  ※※※

  牢房内。

  昏暗阴冷。

  地上堆砌的稻草,散发出潮湿腐臭的味道。

  玉雪照忽然一个激灵,顿时从浑浑噩噩之中回过神来,却见自己仍旧被关在牢狱之中,狗主人与方才那名凡人女子,已然离开。

  而大牢中的所有异族,都已消失不见。

  正想着,玉雪照毛茸茸的狐耳倏忽动了动,听到大牢门口两名狱卒聊天的声音……

  “狱中已经清空,接下来,你我可以好好的喝一盅了!”

  “没,里面还有一个女囚,公主殿下吩咐,要留她一命。”

  “是么?那真是太可惜了……真想看着她被斩首示众,满腔热血从胸腔中冲霄而起,泼洒满场,一定极为绚烂!”

  “没关系,殿下只说留她一命,又没吩咐优容照顾。今晚正好可以尝尝狐狸肉,先砍两条大腿下锅,够吃一顿了。”

  “不错,去把大锅拿来,准备点柴禾,我去磨一下刀……”

  听着听着,玉雪照渐渐变了脸色。

  ※※※

  人间界。

  裴凌跟着庄淑公主,来到又一座牢狱前。

  此地戒备比之前去过的地方更为森严,门口甲士林立,气氛肃杀。

  公主站住脚,为裴凌介绍:“这是典签署辖下的监狱,关押的囚犯,最少也是手上有着上百条人命的恶人。”

  见裴凌微微颔首,这才吩咐守卫开门。

  两人走进狱中。

  阴冷、昏暗、潮湿、臭气熏天。

  嵇长浮与楚摩站在一旁,看着归横秋拔出一根发丝,摆弄着面前的锁孔。

  虽然修为被封禁,但归横秋本身的手指就非常灵巧,纤细的发丝,在她的操纵之下,在做工精湛、缝隙狭窄的锁孔之中迅速出入,不断寻找着机括所在。

  但尝试了很多次之后,面前的门户却始终岿然不动。

  “少教主,这锁打不开。”归横秋鼻尖已经沁出冷汗,最终,她无可奈何的抬起头,低声对嵇长浮说道。

  嵇长浮皱起眉,情况紧急,必须尽快想办法!

  堕仙的梦境,现在应该还只是向噩梦转变,尚有机会。等真正成为噩梦的时候,他们若是还没脱困,必定凶多吉少!

  想到这里,嵇长浮沉声说道:“既然打不开锁,那就想办法弄到狱卒身上的钥匙!”

  归横秋点头道:“等会若是狱卒过来,我设法吸引其注意力,少教主与楚师弟尽快动手。”

  嵇长浮正要回答,但就在此刻,外间传来一阵“哗啦啦”的声响,仿佛是远处缠绕着的锁链被层层解开,旋即,有脚步声传来,由远及近。

  见状,嵇长浮三人立时停止动作,凝神戒备。

  没多久,昏暗的甬道之中,走来二人,一名凡人华服女子,引着一个完完全全笼罩在面具与袍服遮蔽之下的人影,不紧不慢的走着。

  那凡人女子一目了然,没什么稀奇的,倒是那遮蔽严实的人影,气息邪恶阴冷,暗含狂暴,其实力难以测度,仿佛深不可测,只是遥遥一瞥,已然不由自主的一阵心惊肉跳。

  机场夫人三人对望一眼,尔后微微摇头。

  这二人,明显不是狱卒。

  打不开牢门,他们现在只能静观其变。

  却在这时候,那凡人女子忽然开口,介绍道:“这些犯人,都是大奸大恶之徒,斩首之刑,对他们来说,都算作仁慈。”

  “凡女愿意将他们全部献给‘魇’仙大人,作为祭品。”

  听了这句话,嵇长浮三人猛然抬头!

  “魇”仙?

  是康少胤师弟!

  不等三人细思,一道强大到令他们集体战栗的神念,瞬间扫过所有人!

  嵇长浮三人顿时面露骇然之色,噩梦已经开始,康师弟竟然还保留着“外仙”的力量?!

  紧接着,他们又看到,那位“魇”仙伸手一指,虚空之中立刻生出一道火焰组成的云篆:“很好!这批祭品,我非常满意。”

  嵇长浮三人不禁面色大变!

  楚摩没有丝毫迟疑,立刻出声喊道:“康师弟!之前来的时候,是我不对,等离开永夜荒漠,要打要罚,任凭师弟处置,还请师弟念在你我两家亲长的份上,大人不记小人过!我愿意对你炉鼎赔罪!”

  归横秋也急忙说道:“师弟莫要冲动,大家都是同门手足,何必如此自相残杀?有什么话不妨好好说……现在放我离开,我愿意为你炉鼎,任凭你随时采衤卜!”

  嵇长浮同样感到了莫大的危机,似乎冥冥之中,有利剑高悬头顶,随时随地坠落。

  但他什么话都没说,目光落在庄淑公主身上。

  比起康师弟现在的反常,那名看似毫无修为的凡人少女,更加不对劲!

  下一刻,“康少胤”的目光,穿透囚牢的门,犹如实质的落在三人身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