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九嶷山。

  行宫之中。

  苏离经望着灵犀纸上司鸿倾嬿潦草无比、几乎难以辨认的字迹,眉头一皱,立时写下:“跟谁斗法?”

  没多久,就见灵犀纸上,再次浮现潦草的字迹:“他又杀过来了,先不说了,本宫要专心战斗了……”

  见状,苏离经微微诧异,本想再打听一些情况,但见夫人那边的战况,似乎非常激烈,却不好叫对方继续分心。

  于是他迅速写道:“那你专心斗法。”

  传信结束,苏离经收起灵犀纸,微微沉吟,旋即决定,机不可失时不再来,得趁着伪道防御薄弱,继续加大攻势,争取捞到更多资源灵石!

  ※※※

  永夜荒漠之畔,轮回塔地界。

  大战诡异的停息下来,正魔两道纷纷震惊的望着白骨行宫,好一阵才回过神来。

  魔头!

  前无古人的魔头!

  刚开始的时候,他们所有人都认为,这突如其来的扩音阵法,是司鸿倾嬿所为。毕竟,这座白骨行宫,众所周知,是重溟宗宗主夫人的代步之物。司鸿倾嬿炼化已久,没理由将其操纵权交给其他人。

  而且以司鸿倾嬿的修为与实力,裴凌一个新晋圣子,也绝无可能在她眼皮底下做任何手脚。

  但现在看来,此举,却分明是那裴凌的意思!

  对方这是故意要让他们所有人看到听到,自己征服苏离经正妻的整个过程!

  好一个裴凌!

  好一个重溟宗圣子!

  为报一己私仇,连本门宗主夫人都不放过,连重溟宗万世基业的名声都不顾!

  如此魔性深重、恣睢残暴,就连公认魔道魁首的无始山庄,也必定自愧不如!

  假以时日,必成此方世界的心腹大患。

  那鹅黄衣袍的女剑修,眉头紧皱,耳垂通红,语带愠怒的叱道:“奸夫**,污人耳目!”

  话音未落,其抬手一指,本命飞剑倏然斩出,三千剑气凭空怒起,朝白骨行宫斩下。

  轰!!

  白骨行宫的防御阵法自发运转,无数符文闪烁,挡下了女修这一击。

  似乎意识到自己成为众矢之的,行宫没有丝毫迟疑,立刻朝远处遁去。

  与此同时,行宫之中的声音,还在扩音阵法的加持下,陆陆续续的传出——

  “放肆!本……本宫与……与夫君传信,理所当然,天经地义!你区区一个弟子,有什么资格指手画脚?!”

  “什么夫人!你只在苏离经面前,才是夫人。”

  “现在你就是本圣子的火户鼎,照本圣子说的做!”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本……本宫……本宫知道了……主……主人……”

  直到白骨行宫在视线范围之内消失,在场修士,无论正魔,都还感觉跟做梦一般。

  不过,五宗此番前来的修士,修为境界都不差,一路走来,到底见过不少风浪。短暂的惊愕过后,纷纷回过神来。

  大浮屠令率先沉声吩咐:“杀!今日无论如何,都要杀了终葵越棘与宁无夜!”

  “这般所谓的天骄,乃是世界大盗,其存在一日,对此方天地来说,都是不堪承受。”

  “杀此二人,等若屠伪道百城!”

  吴寄湘面容冰冷,寒声道:“护持两个小辈,我们走!此番前来,便是为了接应他们。毋需在意输赢……魔道凶残狡诈,颠倒黑白,口舌之争无益,走!”

  轰轰轰……

  光华闪烁,术法对轰,刚刚寂静片刻的大漠中,再次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大战。

  ※※※

  十天十夜之后。

  一片无人的荒地之中,白骨行宫已经在此停留多日。

  行宫内,广殿。

  丹墀下的玉雪照偷偷动了动,不易察觉的调整了下姿势,她“昏迷”在地已经昏迷的腿都快麻了……

  而她的狗主人,此刻正大马金刀的坐在原本属于司鸿倾嬿的宝座上,手臂张开,一左一右搂着两名娇媚入骨、衣裳淡薄的女子,其面容与司鸿倾嬿一般无二,正是司鸿倾嬿的两具化身。

  而司鸿倾嬿的本体,则跨坐在他膝头,柔弱无骨的缠绕在他身上,双臂勾住他脖颈,温热绵软尽数贴靠裴凌胸膛,双颊绯红,媚眼如丝,鲜唇水光潋滟,正面带诱惑的极力服侍。

  这种玩法,是裴凌从天生教那边得来的。

  前几日,他只是稍微提了一句,结果司鸿倾嬿嘴上一阵激烈的反抗,然而身体却非常配合的分出了两具化身……

  “渡厄渊……那地方确定安全?连苏离经都无法触及?”裴凌双手在司鸿倾嬿的两具化身身上肆无忌惮的揉捏,蓦然问道。

  两具化身面红耳赤,神色羞愤,欲要反抗却又心存顾忌,轻咬朱唇,娇躯微颤。

  闻,左侧的化身顿时回道:“啊……你……你这孽畜……轻点……”

  “渡厄渊……是伪道五宗用来关押犯下滔天大罪,却因为种种缘故,不便斩杀的穷凶极恶之辈的地方。”

  “啊……里面……里面最多的……却……却并非我圣道中人。”

  “而、而是他们伪道,心向我圣道的皈依者……”

  “此外还有众多……啊……众多异族!以及……少数散修……”

  经过化身断断续续的讲述,裴凌大概明白了渡厄渊的情况。

  简单来说,渡厄渊,是正道五宗合力打造的一所特殊监狱。

  这座监狱之中,关押的犯人,不仅仅是罪行与修为,最主要的是,身份都很敏感。

  比如说,一些原本是五宗德高望重的长者,甚至是立下过赫赫功劳的功臣,却因为种种原因,堕入魔道,又或者是一时失误,铸成大错。

  出于种种原因,这些人,放是肯定不能放出去,杀,又难以下手。

  最终,正道五宗划出了渡厄渊,将他们关押入内,与世隔绝。

  而除了跟五宗关系深刻的这部分犯人外,渡厄渊中,数目其次的,就是异族。这些异族,往往也是身份特殊,与五宗纠缠极深。

  此外,就是少部分散修。

  这种散修,绝大部分都是有着特殊的才能,有些干脆就是跟宜音仙子一样,属于五宗高层后嗣,因缘巧合,被囚禁渡厄渊。

  人数最少的,就是魔修。

  正道对于魔修从不手软,绝大部分魔修被擒之后,等待他们的,都是清算血债,当场斩杀。

  但也有部分魔修,得到特别对待,被关押进渡厄渊,囚而不杀。

  总而之,渡厄渊在正道五宗之中,属于禁忌,除却高层外,很多真传弟子,甚至都未曾听说过。

  五宗对于这座特殊的监狱,非常重视,管束严格到近乎苛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