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第二百三十五章:凡人。

小说: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 作者:爆炸小拿铁 更新时间:2021-11-30 22:47:45 源网站:网络小说
  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“天”字区。

  煞气小雨淅淅沥沥,仿佛永无停息。

  渊壁最下面的洞穴中,层层锁链镇压的囚犯,忽然睁开双眼,目露疑惑之色。

  虽然说他眼下被渡厄渊镇压,一身实力发挥不出万一,但,区区一名化神,竟然能摆脱他的侵蚀?

  化神期,不应该有如此强大的神魂!

  只稍微思索了下,这名囚犯便微微一哂,不再理会此事。

  那小辈化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莫名其妙的对自己出手,他扃牖此地多年,早已懒理世事,遇袭之后,也随手反击了一下。

  若是对方被他侵蚀成功,自此李代桃僵,代替他受这众多锁链镇压,那也是其咎由自取。

  但这小辈既然从他手底下逃出生天,不管有什么秘密,用了什么手段,总是其本事。

  此件事情,便到此为止。

  以他的修为实力,却也不屑于继续纠缠。

  思及此处,囚犯恢复闲散之色,再次闭上双目,跟之前一样,支颐养神。

  然而,他眼睛刚一合上,陡然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片冰天雪地的冰原之上。

  这片冰原一望无际,矗立着无数高耸入云的雪峰。

  平坦的原野上,更有一座座冰雕林立。这些冰雕有人族、异族、妖族、鬼物……晶莹的冰壳之中,包裹着一具具已然失去生机却面容如生的尸体。

  虽然早已死去不知道多少年岁,但每一具尸体,仍旧散发出强大无比的气息。

  囚犯独自站在冰原的中心,看着面前熟悉的一幕,眉头微皱,是谁如此大胆,连自己的识海都敢入侵?!

  他低下头,看向足下的冰面。

  冰面晶莹剔透,犹如水晶,清晰的照出了本尊的倒影。

  却是一名面容娇柔、身着玄袍的女修,随着囚犯的举动,她也正从冰面之中,缓缓垂首,朝其望来。

  用一双纯白的眼眸。

  堕落、混乱、扭曲、疯狂、暴虐……种种气息迅速弥散。

  看清这名女子的刹那,本尊脑海之中,立时响起无数喁喁私语般的低语。

  似乎这一瞬间,有无数人在他耳畔嘶吼、咆哮、呐喊、哭泣、哀求、祈祷、诅咒……

  囚犯连忙紧守心神。

  就在这时候,冰面之中的女子淡淡开口:“凡人。”

  下一刻,整个识海瞬间为黑暗笼罩。

  三天后。

  渡厄渊入口,巨大的传送阵微光闪烁。

  闻人灵瑟带着一众正道修士的身影出现在阵法之中。

  聂碧流与费夙早已守候在侧,见状急忙上前迎接。

  那天发现联系不上葛崇替等人后,他们匆匆处置了突发的意外,原本打算带着渡厄渊的法宝诛恶旗前往彻查,但尚未动身,便接到了闻人灵瑟及时赶到的消息。

  是以,二人便继续留守渡厄渊,等候同伴归来。

  “司圜大人。”两名节级长上前,先向闻人灵瑟行礼,“此行辛苦,不知伤亡如何?”

  闻人灵瑟微一点头,说道:“到的及时,有惊无险,服下丹药之后,都已无大碍。”

  聂碧流与费夙闻都松了口气,正要说什么,就听闻人灵瑟吩咐道,“尔等安排他们先去休息一下,本座要去检查天字区跟地字区的情况。”

  众人连忙躬身道:“是!”

  交代完事情,闻人灵瑟立时飞身而起,朝“天”字区遁去。

  目送司圜远去,费夙立时转向葛崇替一行,关切问:“葛师兄,你们怎么样?”

  葛崇替一行出发时皆神完气足,意气风发。此刻却几乎人人气息不稳,化神修为的葛崇替,更是面色煞白,显然元气大伤。

  在他身后的人群中,有几名修士,更是缺胳膊少腿,形容凄惨。

  闻,葛崇替微微摇头,道:“一难尽,还是先让大家去休息吧。”

  众人之前都是刚刚从渡厄渊离开,眼下也无须引导,行礼之后,纷纷散去。

  只不过,葛崇替却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  聂碧流与费夙顿时明白,这位杖直令有事情要单独跟他们说。

  “去我那里。”聂碧流当即说道,“葛师兄看起来气血损失不小,我那里正好有灵茶可以滋补一二。”

  葛崇替轻轻点头:“好。”

  没多久,三人便在聂碧流的书房中落座,红泥小炉点燃,不急不慢的烧着一壶灵泉水。

  泉水未曾沸腾,费夙已经心急的问道:“具体发生了什么?”

  葛崇替沉声说道:“是司鸿氏。而且,出手之人,还是司鸿氏家主司鸿缜、大族老司鸿泊,以及二族老司鸿姣三人。”

  三位返虚?!

  聂碧流与费夙一惊,前者眉头紧皱的问道:“是为了带走司鸿铎?”

  “不错。”葛崇替点头,旋即说道,“司鸿铎没问题,若非他故意帮我们拖延了一些时间,就算闻人司圜赶到,也只能保下我等尸身。”

  闻,费夙暗松口气,尔后又问:“既然闻人司圜已然赶到,为何没能救下司鸿铎?”

  葛崇替摇头道:“重溟宗的宗主夫人司鸿倾嬿也随后出现,挡住了闻人司圜。”

  “司鸿缜三人趁机带着司鸿铎扬长而去。”

  “闻人司圜与司鸿倾嬿大战三日,击退司鸿倾嬿的时候,已然无法确定司鸿铎的位置。”

  “再加上担心渡厄渊生变,无暇扩大搜寻范围,只能带着我们先行离开。”

  费夙一怔,旋即叹道:“人没事就好……”

  葛崇替正色说道:“司鸿氏这次出手,无论是时机还是地点,都明显是提前得到了消息。”

  “我怀疑,有人泄漏了司鸿铎的情况。”

  听到这话,聂碧流与费夙都没有意外。

  聂碧流平静的说道:“事先知道此事的,只有我、费师兄以及司鸿铎三人。”

  “司鸿铎既然没有问题,那肯定不是他泄漏了风声。”

  “而我跟费师兄,这几日也都已经确认过,我们都没有说漏嘴过。”

  “现在只有两个可能。”

  “第一,是某位节级或者杖直,以我们不知道的手段,提前得知了司鸿铎的情况,暗中为司鸿氏传达了消息。”

  “第二,地字区的吴寻安所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