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才本站地址:[]s.qq.!无广告!

  域外虚空。

  漆黑的裂缝倏忽闪过。

  破灭的气息喷吐萦绕之际,天生教栾峤卿、轮回塔罗都、重溟宗左景行以及青要大妖四道身影电光石火般从中逃遁而出。

  须臾,他们终于站在了一处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虚空之中,彼此望去,脸色都很不好看。

  渡厄渊破碎,闻人灵瑟现在很有可能已经被虚空之力撕成碎片。

  没有虚空舆图,没有盘涯界的界标,他们回去的希望,极为渺茫……

  “三位,你们可有什么办法?”短暂的沉默之后,青要大妖所化人形率传音问道。

  三人面面相觑片刻,忽然,罗都指着一个方向道:“看那边!”

  他们立时朝他指的方向望去,只见一方被半透明烟云缠裹的大陆,在远处缓慢的挪动着。

  显然是一座游弋在虚空之中的小世界!

  而且匆匆一瞥之下,内中并非死寂一片,却是有着生灵。

  四人顿时面色一喜,栾峤卿马上道:“先进去落下脚。”

  话音未落,四道遁光已然朝小世界飞掠而去。

  此刻,小世界,诏狱。

  小雨淅淅沥沥,路上无甚行人,守卫诏狱门口的侍卫,却仍旧全神戒备,仪态端庄,鹰隼般的眼眸,时不时的扫视着四周。

  虚空一阵蠕动,四道身影出现在长街上。

  看清四周后,他们顿时眉头一皱。

  任谁在渡厄渊被关了这么多年,看到牢狱都会觉得心烦。

  更别说,此刻天穹之上飘洒下来的雨丝,更是让他们想到在渡厄渊“天”字区时,每日都需要被煞气之雨侵蚀的日子。

  左景行直接出手,将一名牢狱的看守摄了过来,尔后嗓音奇异的问道:“这里是什么地方?附近有无宗派?”

  那牢狱看守眼神涣散,机械的回道:“这里是大梁国诏狱,也是‘魇’仙的祭祀之地。”

  “魇”仙?

  四人微微诧异,罗都立时又问:“将你知道关于‘魇’仙的事情,统统说出来。”

  那看守浑浑噩噩,说道:“我也不是非常清楚,只知道‘魇’仙偶尔会降临诏狱之中。”

  闻,四人点了点头,紧接着,为了防止这看守话中有所缺漏,左景行猛然扣住其颅顶,却是对其展开了搜魂。

  “啊!!!!”

  凄厉的惨叫声响起,然而四周的凡人,却无人察觉这番动静。

  片刻,搜魂结束,左景行略作思索,点了点头道:“他说的没错,那位‘魇’仙,可能是位高阶修士,曾经确实来过此地。”

  栾峤卿沉吟道:“诸位,我等不知道盘涯界的界标,亦无舆图在手,想要回去,最好跟那位‘魇’仙见上一面,其也许会知道些什么。”

  罗都说道:“那我们便在这里等个十日。”

  “若是那‘魇’仙还不出现,我们再去找其他线索。”

  其他人纷纷点头,青要大妖亦是赞成。

  于是,他们收敛气息,直接走入了诏狱之中。

  ※※※

  渡厄渊。

  地底。

  真空化灵大阵内,黑暗浓稠。

  莫澧兰趺坐阵法中央,双目紧闭,一不发。

  此刻,裴凌已然紧紧挨着莫澧兰,整个人都快要靠到了对方的身体。

  轰隆隆!

  蓦然,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透过冥天之雾、透过地底层层阻隔、真空化灵大阵的防护,宛如灭世之雷般炸彻二人耳畔!

  与此同时,大地猛然一阵剧烈的震动,真空化灵大阵的符文瞬间熄灭了大半,头顶砂石岩块簌簌而落,仿佛整个渡厄渊都在崩塌。

  裴凌面色一变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他反应极为迅速,立时一把抱住了莫澧兰。

  莫澧兰顿时黛眉一蹙,只是她现在似乎正在操控着什么,整个人一动不动。

  除了面色极为不满之外,再无任何多余动作。

  这个时候,眼见动静渐渐消失,最后却没什么事发生,裴凌暗松一口气,当即慨然说道:“莫仙友毋需担心,有我保护,定不会叫你出事!”

  莫澧兰冷哼一声,什么都没有回答。

  裴凌也不在乎,警惕的打量着周围,虽然说从刚才到现在都太平无事,但小心一点总无大错,是以,他抱着莫澧兰的手,却迟迟没有松开。

  好一阵之后,莫澧兰猛然睁开双眼,周身霎时间爆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劲,瞬间将裴凌震开。

  裴凌退了几步,立时站定,尔后便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,平静的问道:“事情做完了?”

  莫澧兰冷冷的看了眼裴凌,说道:“还差最后一个,我要过去解决一下。”

  说着,她立时朝地面遁去。

  裴凌没有半点犹豫,当即施展五鬼天罗遁,紧随其后。

  弹指之际,二人回到地面上,入目一片黑暗,感知中,四周地形早已大变,却是整个渡厄渊,都已经被冥天之雾笼罩。

  恍若窃窃私语般的呢喃,如影随形的环绕在耳畔,黑暗里,无数窸窣之声响起,像有什么东西,紧随在侧,虎视眈眈。

  这种感觉,与永夜荒漠已然是一般无二。

  裴凌立时展开神念,探查周围的情况,冥天之雾可以隔绝神念,但这是他化身施展的冥天之雾,对他没有丝毫效果。

  很快,他便察觉到,整个“黄”字区,已然空无一人,再寻不到任何一名修士。

  裴凌神色凝重,顿时又跟紧了几分莫澧兰。

  二人很快来到“玄”字区,莫澧兰目标明确,很快,她停在了一个之前从未见过的深坑边缘。

  裴凌跟着站定之后,顺着对方的目光俯瞰下去,只见闻人灵瑟屹立于坑底,周身血腥之气弥漫,密密麻麻,却不知道受了多少伤,脚下的地土,已然被血渍浸透了相当一部分。

  其双目紧闭,面色惨白,没有丝毫血色,似乎早已失去意识,饶是如此,手中兀自持着一面血底玄字的旗帜。

  一人一旗四周,沙砾岩石反复皲裂、凝结,遍布各种各样术法神通的痕迹。整个地形千奇百怪,与记忆之中相去迥然。

  很显然,此地刚才发生了极为惨烈的战斗。

  裴凌神念扫过,发现这里除了闻人灵瑟之外,再无任何人存在。

  之前逃出戒律封印的“天”字区以及“地”字区的犯人,全都消失无踪,连尸体都没有留下一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