珠帘之后。

  裴凌仍旧保持着无面大仙的形象,盘坐神龛。

  他体内,汹涌而来的咒力越来越多,越来越强,很快,便超越了他身体所能承载的极限。

  咒力仿佛无穷无尽,还在源源不断的灌入他躯壳之中。甚至,除了咒力之外,还有精纯磅礴的恨意、纯粹强大的怨愤、难以计数的命格以及浩浩荡荡的法则之力……

  轰!!!

  下一刻,裴凌所伪装的神像,轰然炸开,瞬间爆成一片纷纷扬扬的齑粉。

  ※※※

  黑暗。

  分不清上下左右,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。

  裴凌感到,自己失去了所有的力量,在一片空空荡荡、什么都没有的虚无之中,不断的下坠、再下坠……

  曾经一幕幕的记忆,浮光掠影般,在他眼前飞掠而过……

  苦修十八载,终于激活系统,却立时连遭变故,鏖战吴庭熹,生死一线的危机,侥幸胜出;甫入重溟宗,夜斩三同门,亡命奔逃之际,又入狼窝;螺山城一行,几经生死,堪堪缓口气,又因缘巧合,踏入韩氏山庄这等险地,自此与“咒”的传承开启渊源。

  尔后,外门大比,槐阴峰三战三胜,若秀峰风头无二,最终于镜中天一战成名,从此进入重溟宗上层视线……

  再之后,以练气逆伐筑基,计灭咒鬼,天道筑基。其时鹿泉城覆灭,桑梓不存,故人凋敝,从此诀别凡尘,一心一意追寻大道。

  又游历皇朝,经历诸多曲折之后,入“小自在天”结丹。

  天外岛,再次争道获胜,得到“咒”的传承,再次夯实道基前程。

  原本以为,圣子之路,自此平坦。

  然世事难料,大典前夕,误炼宗主夫人为炉鼎,不得不仓促离宗,漂泊天下。

  邈城黎庶的悲哀,溪午学塾的诡谲,永夜荒漠的癫狂,渡厄渊短暂的平静与惊变……还有鏖战苏离经化身的艰难……

  师姐厉猎月与天姬晏明婳的面容倏忽浮现,裴凌的意识已然渐渐开始模糊,只隐约记得,自己似乎说过:“等我回来。”

  但很快,无论是厉猎月,还是晏明婳,都迅速淡却。

  黑暗如潮水,湮灭着他的一切。

  躯壳、修为、意识、记忆……

  裴凌仿佛是被擦拭的画像,一点点变淡,最终化作一道淡淡的影子,仿佛下一刻,便将烟消云散。

  但这个时候,却始终有一口坚韧无比的心气,支撑着他没有在这方虚无之中,彻底消弭。

  似乎经历无比漫长的岁月,裴凌忽然看到一道人影,其着一袭布衣,长发披散,足踏芒鞋,背对着他,在前方大袖飘飘的大步而行。

  不知不觉中,裴凌浑浑噩噩的跟在了对方身后,一步一步的走着对方走过的鹿。

  分不清上下左右、辨不出时间的虚无之中,二人的足迹一路蜿蜒,不知道从何处来,也不知道往何处去。

  裴凌紧紧的跟在布衣人影身后,走了许久许久,仿佛千万年过去了,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,也不知道还要继续走多久,只下意识的迈动着脚步。

  忽然,二人面前,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门户!

  那道门建造在两座万千髑髅堆砌的髑髅山之间,山巅之上,各站着一名半蹲着的参天骷髅,它们仿佛是两座昂霄耸壑的山峰,高大得不可思议。

  数十颅骨的肩头,扛着一座三间五柱的明楼牌坊。雕版镂刻百鬼夜行,奇形怪状的鬼物充斥其中,无数眼眸明灭闪烁,阴气磅礴,犹如实质。

  牌坊正脊之上,还有一只山岳般的巨大髑髅,空洞的眼眶之中凝聚着深沉无比的黑暗,森冷莫测,静静眺望远方。

  布衣人影脚步不停,一直走到门前才停住。

  裴凌继续往前走,双方之间的距离,越来越近……最终,他一步跨出,直接撞到了那布衣人影的身上。

  然而触及到布衣人影时,却没有任何触感,仿佛只是一个幻影。

  当裴凌站在与对方重合的位置上时,双方的身影,逐渐融合……

  裴凌一下子清醒起来,冥冥之中,他似乎知道了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。

  没有丝毫迟疑,裴凌继续朝前走去,他直接穿过了这扇巍峨无比的门户。

  就在他走过门户的刹那,整座大门化作一道乌黑的烟气,猛然扑入他体内。

  脚步不停,裴凌继续朝前而行。

  前方的虚无之中,渐渐浮现出一座土屋。

  混杂着草屑的土墙,金黄色的茅草顶,青苔暗生,瓜苗低垂。窗花已然褪色,简陋木门上,斗大的倒贴“福”字,却尚且清晰。

  这是“众”的土屋。

  裴凌没有停顿,直截了当的走进了这座土屋之中。

  下一刻,土屋微微一晃,也化作一道乌黑的烟气,没入其体内。

  四面八方再次恢复一无所有的虚无,裴凌继续往前走着。

  不久之后,一座造型典雅的木制楼阁出现。

  其茶旗招展,半旧不新,垂落栏杆之上。

  裴凌上前,走入茶楼。

  茶楼中,原本正在闭目养神的莫澧兰,顿时睁开双眼,朝他看来……

  ※※※

  萧家祠堂。

  宫灯之中的烛火仿佛烦躁不安的活物一般,猛烈的撕扯着,四周光影幢幢,令人心生不祥。

  萧寿倒在地上,奄奄一息。

  他这次献祭的伤口,没有复原,伤口之中鲜血汩汩流淌,越来越多,已经浸透了他身下的地砖。

  其气息急剧的衰弱着,已经快要支撑不住。

  而“郁”与红粉新娘好一阵挣扎之后,终于戴上了面具。

  二人大口大口的喘息,须臾,红粉新娘气息略显急促的说道:“入夜之后,对我等有利,但目前掌握的线索太少,还是不行!”

  “郁”微微点头,没有面具阻隔,他们看到祭坛的刹那,命格便会被萧家人占据上风,如此献祭是没有问题了,但他们却无法继续按照计划行事!

  定了定神,“郁”沉声说道:“得炼化不属于吾等的那份命格。”

  红粉新娘娥眉紧蹙的颔首,正要说些什么,珠帘之后,猛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!

  s..book3694523645987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