与此同时,裴凌此处和谐5个字符听着晏明婳的说辞,他面色平静。

  那天自己离开茶楼,往南去找人的途中,半路上便看到傅玄序三人已经到了茶楼不远的地方……这三人后来又出去了?

  嗯!先不管这些,傅玄序三人现在不在茶楼更好!

  想到这里,他邪异一笑,此处和谐14个字符。

  啪!!

  伴随着清脆的响声,此处和谐22个字符晏明婳顿时双眼一阵迷离,一时间竟生出一种什么都无所谓的错觉。

  被傅师兄他们看到也好,看不到也罢,什么宗门教诲、什么礼仪道德、什么素真天的尊严、什么天姬的矜贵……统统都不及现在这一刻重要!

  是的,她是重溟宗圣子的此处和谐2个字符,只要裴凌想,可以随时此处和谐3个字符自己……

  晏明婳顿时不再纠结,迅速沉沦其中,此处和谐4个字符,此处和谐11个字符……

  一丛丛枝叶随着劲风摇曳,灯火映照下,墙上两道影子迅速合拢、交缠,变化万千。

  ※※※

  茶楼楼上,某间修炼室。

  阵盘悬浮半空,吞吐灵机,四周符文明灭不定,散发出精纯灵气的同时,牢牢锁住这一方空间,不使丝毫力量外泄,亦隔绝内外,以防修炼者受到突兀打扰。

  厉猎月闭着眼,趺坐正中,头顶圣女冠冕鲜艳欲滴,阴冷磅礴的力量,在冠冕之中悄然游走,应和着她此刻流转全身的法力波动。

  漆黑的长发无风自动,恣意飞舞。

  四周森寒如严冬,地面之上,不知道什么时候,已然凝结了一层冰霜,以其为中心,朝着四壁攀爬而去。

  室中光线晦涩,照明的符文似格外黯淡。

  一双双墨色眼眸,徐徐张开,密密麻麻,数量难以计算,入目只有无数烟雾般的裙衫幽幽飘摇。

  “轰轰轰……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宫装高髻的皎霓,与状若少女、蓝蝶萦绕的雾柳双双倒飞而出,败下阵来。

  虚空之中,走出一道与厉猎月一般无二的身影,缓缓收手。

  众多幽魂侍女皆面色欣喜,纷纷拜倒,恭贺道:“恭喜主人,功法大成!”

  厉猎月神色清冷,微微点头,她伸手一招,便将那尊与自己一模一样的化身收回本体。

  经过这几日的闭关,她已经完全掌握了九劫化神的力量。

  眼下虽然说还不能跟裴师弟相提并论,但她自认已经不弱于伪道四人中的任何一个。

  现在,先去楼下看看莫澧兰的状态,可以判断裴师弟目前的情况……

  想到这里,厉猎月取出渡劫镇魂铃,铃铛轻晃,脆声连绵间,所有幽魂侍女皆被收入其中。

  紧接着,她一拂袖,悬浮的阵盘顿时收起,落入她掌心。

  就在厉猎月随手收起阵盘,打算走出修炼室的时候,忽然一阵浩瀚磅礴的气息,竟硬生生穿过修炼室本身的禁制,笼罩了整个茶楼!

  返虚期!?

  厉猎月顿时一怔,立时认出,这是裴师弟的气息!

  裴师弟已经回来了?

  而且还突破到了返虚?

  厉猎月一直没什么表情的面色,难得的露出一丝喜意,她立刻出门,朝楼下走去。

  也不知道裴师弟这次是大道返虚,还是小道返虚?

  不过,人没事就好!

  无论是大道返虚,还是小道返虚,都是长生之路!

  然而,刚刚走到楼梯口,厉猎月忽然想到了什么,立时转过身,重新回到了修炼室内。谷

  反手掩上门,她从储物囊中取出一套宛如夜色般的黑纱裙,以及一顶面纱及腰的墨色帷帽。

  当初,她跟裴师弟第一次双修的时候,穿的便是跟这一模一样的衣裙……

  厉猎月很快换上这套衣裙,戴上帷帽,又掐动法诀,整理了一遍全身,最后施展水镜术,揽镜自照,望着镜中的自己,端详片刻,不觉得有任何问题,这才故作无所事事的推门而出。

  她快步走到楼梯口,下楼之际,却又迅速放慢了脚步,莲步姗姗,拾阶而下。

  然而还没完全下去一楼,便听到了一阵暧昧含糊的响动。

  厉猎月一怔,反应过来后,身形如电,只微微一动,已然出现在一楼长廊。

  只见眼前的长廊,仿佛彻底换了一座一般,草木繁茂,新茸处处,一派万物复生、生机盎然。

  原本驻守在此的莫澧兰已然消失不见。

  此处和谐47个字符。

  厉猎月娥眉一蹙,但她很快恢复平静,当下什么都没说,直接朝着二人行去。

  察觉到厉师姐的气息,裴凌顿时面色一僵,正要开口解释着什么,此处和谐37个字符。

  此处和谐61个字符。

  同一时间,裴凌耳畔响起厉师姐的传音:“是大道返虚么?”

  裴凌一怔,尔后迅速回道:“是!”

  厉猎月点了点头,人已经来到了裴凌身侧。

  望着已然快要不知道自己是谁的晏明婳,厉猎月垂眸凝注,淡淡说道:“记名炉鼎,想要好好服侍裴师弟,下次将你的师尊师妹一起叫上。”

  此处和谐548个字符。

  ※※※

  幽素坟。

  某个荒僻的角落。

  浓稠的白雾,仿若荼白染料,氤氲流转之际,模糊天地,遮掩一切,唯余一片茫茫。

  阴风呼啸而过,白雾如海浪般汹涌澎湃,方才显露出一角巍峨门户。

  只不过,惊鸿一瞥间,原本的三座大门,眼下却已经只剩了两道。

  原本遥不可及、难以看清细节的第二道门户,此刻终于显露种种细节。

  纯用各个种族腿骨砌筑成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级踏步,踏步色泽森白,难以计数的腿骨未用任何粘合材料,纯靠手工拼接,却严丝合缝,便是最为锋利的刀尖,也难以插入分毫,可谓是巧夺天工。

  踏步的尽头,是一座极为庞大的广场,不知道什么种族髑髅雕刻成海石榴华础石,其上一百零八根参天直柱昂然耸立,每一根都犹如通天彻地一般,几可摩云摘星。

  这是一座巍峨华美,宛如宫殿般的门户!

  却通体散发出仿佛无穷无尽恐怖、灾变、祸殃的气息。

  门户前的空地上,空间一阵波动,现出贪奴的身影。

  他此刻一脸茫然之色,踏入第一道大门之后,他便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

  望着眼前第二道仿若璇霄丹阙的大门,贪奴微微一颤,本能的流露出极致的恐惧之色。

  就在这个时候,他忽然双手抱头,布满嘴巴的脸上,发出无数凄厉的惨叫。

  惨叫声中,他的整个躯体开始飞快的变化着,贪奴整个倒在地上,痛苦的蜷缩成一团。

  很快,其气息开始增强,须臾便从返虚期,跨入了合道!

  片刻之后,竭力挣扎的贪奴忽然安静下来。

  他翻身站起,面上密密麻麻的嘴巴,已然化作与常人一般无二的五官,其苍白的面容,透着一股挥之不去、浓郁若实质的郁色……

  是的,他已经不是贪奴,而是,“郁”!

  s..book3694523681609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