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山老林,日月之光难抵,沆瀣氤氲终年,无论什么时候走进来,此地都是一片湿漉漉、黏糊糊的沉闷。

  星霜之色,只在枝头。

  稠密交错的枝叶下,尽是影影幢幢的黑暗,晦涩昏惑。

  一只猿猴轻盈的攀爬树梢间,须臾,它一个纵跃,猛然压低了一丛分枝,树影摇曳之际,一缕星光偶然的落入林下。

  正正好好,照出一座孤零零的坟墓。

  下一刻,五道身影,推开泥土,簌簌声中,挨个爬出坟包。

  “郁”与四名贪奴走出坟墓,站到了空地之上,他们周身的人脸,正在飞快消失。

  万魂咒的力量,已然迅速退去。

  片刻之后,主仆状态皆已恢复如常,但就在这个时候,气息陡降!与此同时,身侧的墓碑上,开始流淌出鲜血,染红一行行血色云篆……

  ※※※

  荒村枯井,残垣断壁。

  破败荒废已久的村口,一株枯死不知道多少年的老树下,矗立着一座孤零零的坟墓。

  红粉新娘与“囚”推开被反复拍实的泥土,从墓中爬出。

  他们身上的溃烂与人脸正在渐渐淡去。

  状态尚未恢复,红粉新娘顿时说道:“我知道第一道门的时候,是如何输的了!”

  “囚”朝红粉新娘望去,问道:“如何?”

  红粉新娘说道:“裴凌,伪装成了‘咒’!”

  闻,“囚”眉头一皱,尔后很快说道:“你将事情的来龙去脉,整个经过原原本本的说一遍,免得其这次使用同样的手段。”

  红粉新娘点头:“好!”

  话音刚落,最后一张人脸消失,她跟“囚”的状态完全恢复,但下一刻,二者的气息,便开始急速下降!

  不一会儿,他们双双跌落到了练气期。

  而此刻,身侧的墓碑上,开始迅速浮现一行行血色云篆……

  “规则一……”

  “规则二……”

  红粉新娘与“囚”很快看完四条规则,红粉新娘顿时峨眉一蹙,说道:“我们得先想办法,恢复修为实力!”

  “囚”点了点头,忽然拎起手中的笼子,单手打开了笼门。

  三名手指大小的小人,立时从笼中走了出来。

  一步踏出笼门,便迅速变大。

  很快,化作了三名人族修士:居中者双鬓微霜,面容俊朗,似已中年;左侧之人皇袍金冠,气度雍容;右侧之人青衫磊落,背负长剑。

  此刻,三人皆面色茫然,眼神浑浑噩噩,修为同样被压制到了练气期。

  赫然是失踪已经的傅玄序三人!

  “囚”面色平淡,对这三名人族说道:“你们各自选择一个方向,探查一下四周情形。”

  “一炷香之后,回来禀告。”

  傅玄序三人闻,猛然回过神来,立时说道:“好!”

  语罢,他们一点没有质疑“囚”的命令,遂按照对方的吩咐,各自散开,前去探查周围。

  望着三人离去,“囚”平静的说道:“先让这三位生者去探路,现在,跟吾说说,那裴凌的手段。”谷

  ※※※

  荒野之上。

  十几骑收拢缰绳,压制着座下骏马奔驰的冲动,将一座寻常的油毡车团团围住。

  油毡车壁挂着气死风灯,随着道路的崎岖,不断飘动,拉扯出奇形怪状的影子。车辕之上,随意盘坐着一名魁梧汉子,其着一袭酱红袍服,眉眼狭长凛冽,通身煞气,手中抓着一条马鞭,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拍子,双目似阖非阖,姿态闲散。

  然而四周游弋的武夫,行进之际,对其却流露出分明敬畏之色。

  倏忽,头顶星光月色消失得无影无踪,一片墨色密云悄然而至,遮蔽天穹。

  整个荒野顿时陷入一片黑暗。

  原本依稀可辨的前路,此刻放眼望去,夜色茫茫,根本分不清楚具体情形。

  这支队伍显然久经考验,不必任何人招呼,齐刷刷勒住缰绳,停下行进。

  “总镖头。”一名骑士借着风灯照明,拨转马头,靠近车辕,沉声说道,“天色忽变,牲畜看不清路径,怕是不能继续走了。”

  那赶车汉子闻,这才睁开眼,看了眼天色,道:“既如此,就地休憩一下,然后……”

  但话音未落,却忽然听到一阵噼里啪啦的动静。

  豆大的雨点没有任何征兆的拍落下来,顷刻间已经沾湿了所有人的衣袍。

  看到这一幕,一行人均皱起眉:“傍晚时分还见着霞彩,怎么忽然下雨了?”

  这雨说下就下,须臾之间,已成瓢泼之势。

  他们所在的这片地方,似乎刚好地势不高,四面八方的雨水霎时间汇聚而来,没多久,便淹没了马匹的蹄子。

  见此情形,总镖头立时吩咐:“换地方,这里待不得。”

  “是!”诸骑士知道情况紧急,应下之后,当即便有数骑分出,各自从怀中摸出一支火折子,点燃了挂在马鞍上的风灯,朝各个方向驰骋而去,寻找能够避免被淹没的高地。

  须臾,一名骑士冒着大雨返回马车之畔,大声说道:“总镖头,前面有灯火!似乎是家客栈!”

  客栈?

  闻,众人顿时精神一振,总镖头当即吩咐:“速速过去,今晚就在客栈过夜。”

  “是!”众人应下,当即又有人取出特制的哨子,用力吹响之后,仿若夜鸟的啼声立时响起,在夜幕之中传出极远。

  很快,之前去探路的其他骑士纷纷归来,听说附近有客栈之后,都是如释重负。

  因着客人定下的交货日期苛刻,他们此行,非但是总镖头亲自压阵,沿途风餐露宿,选择的都是首次行走的小路,连续月余下来,便是铁打的汉子,也有些吃不消了。

  如今能够在客栈住一晚,岂能不喜?

  当下众人拨转马头,总镖头也操控着缰绳,勒令拉扯的马匹调转方向,朝客栈行去。

  “唏律律……”

  然而,所有的坐骑全部伫立不动,连连打着响鼻,显得非常抗拒,丝毫不愿意朝客栈踏出一步。

  “哗啦啦……”

  雨下的越来越大,很快便在四周腾起一阵茫茫雾气,遮蔽视野,而地上的积水也越来越高。

  见此情形,众人心中恼火,夜色深重,大雨如注,眼下所在的地方,随时可能被淹没,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躲雨的地方,结果这些畜生竟在这种时候添乱……

  想到这里,总镖头面色微沉,立时挥起鞭子,狠狠朝马背上抽去。

  其他人也是一肚子的火,同样开始鞭笞起这些不听话的畜生。

  “啪!啪!啪……”

  一边抽打,一边大声呵斥,许久之后,马匹吃痛不过,发出一片此起彼伏的哀鸣,不得不调转方向,朝客栈方向行去。

  s..book3694523897337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