司鸿铎被虚空之中伸出的雪白手臂压制,丝毫动惮不得,只能眼睁睁看着死亡降临。

  只不过,他眼中却没有丝毫惧意,望向裴凌的目光,甚至还带着些许怜悯:“真理在前,尔等却弃若敝履,实在可悲、可叹……”

  血色刀气于电光火石之际,停在了抵住其眉心的位置,与此同时,虚空之中,按住司鸿铎的一双手玉臂缓缓收回。

  身体恢复自由,司鸿铎顿时面色愕然。

  尔后,不等他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,其脑海之中,忽然一阵空白。

  短短刹那,便遗忘了刚刚所发生的一切……

  片刻后,司鸿铎倏忽惊醒过来,环顾四周,不由一怔,奇怪……自己为何会在屋子中间站着?

  他心中疑惑,但看到桌子上翻到一半的卷册,便立时将这些抛之脑后,走过去将书拿起,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……

  ※※※

  “黄”字区。

  地底。

  真空化灵大阵。

  灵气氤氲,倏忽如潮水般一阵沸腾,裴凌与司鸿妙璃的身影顿时凭空出现在此。

  司鸿妙璃面色迟疑的问道:“圣子……”

  不等她把话说完,裴凌便直截了当的解释道:“司鸿氏交给你的任务,只是救出司鸿铎。”

  “杀他是救,他若自己从渡厄渊出去,也一样是救。”

  “既然如此,为何还要冒险杀他?”

  “等明日。”

  “明日司鸿铎若是通过测试离开渡厄渊,那你便立刻给司鸿氏联系,说人已经被你救出来了。”

  “若明日他没去测试,你再去杀他,也不过耽搁一日光景,无足轻重。”

  听到这里,司鸿妙璃顿时明白了裴凌的意思。

  司鸿铎刚才的表现,已经完全跟伪道弟子一般无二。

  对方很有可能,直接通过渡厄渊那所谓“改过自新”的测试。

  而只要对方出了渡厄渊……她的任务只是救人,至于司鸿铎现在变成什么样,跟她有什么关系?

  那是司鸿氏需要考虑的事情!

  当然了,如果是以前,司鸿铎变成这般模样,她可能还会详细的跟司鸿氏解释情况,尔后请示族中下一步的安排。

  但现在她已经是圣子手下,应该考虑的却是圣子的利益,而非司鸿氏!

  于是,司鸿妙璃立时点头道:“是!”

  裴凌接着又道:“刚才动手之际,我提前封锁了石屋。”

  “离开的时候,又让司鸿铎忘掉了与我们照面的事情。”

  “所以,眼下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。”

  “如今时间差不多了,我先送你回去。”

  “明日若是遇见司鸿铎,当做素不相识便是。”

  司鸿妙璃点头应下。

  裴凌遂再次搂住对方腰肢,施展【五鬼天罗遁】……

  ※※※

  片刻后,裴凌独自回到真空化灵大阵内。

  他心念一动,立时化作吴寻安的模样。

  刚才司鸿铎的种种情态,不似作伪,特别是最后关头,他以死亡相胁,然而对方却浑然不惧,丝毫没有求饶之意。

  如果裴凌是一个声名在外的正道修士,或许司鸿铎还有可能,是赌他最后关头会手下留情。

  但他刚才特意报上了自己重溟宗圣子的身份,面对魔门圣子出手,除非对方是真的不怕死,否则当时绝不可能连眼皮都不眨一下。

  当然,就算他的推断错了也没事。

  司鸿铎的修为不过元婴,抵抗不了他的“法”。

  等明天对方去参加渡厄渊的考核,若能通过,便是对方真的已经改邪归正。

  如此他刚才留手,也是应有之义。

  但如果对方未能通过,或者连考核都不去参加……那他要取其性命,也不过一招的事情。

  “明日只要司鸿铎去参加测试,我便找机会去旁观一下,也好提前知道一些经验。”

  “如果司鸿铎真的通过,那我也不需要浪费时间,直接也去参加测试。”

  “司鸿铎这种司鸿氏嫡系出身、正统魔修跟脚的犯人都能通过,我肯定更加没有问题……”

  想到此处,裴凌拿起白昼挖好的石料,施展【五鬼天罗遁】,往地面遁去。

  明天可能就要参加渡厄渊的测试,他今天要先将采石的任务做完。

  ※※※

  次日。

  清晨。

  血月洒落惨淡光华,阴风怒号之际,夹杂着石屑簌簌而落的动静。

  费夙着青纹白袍,自重重峡谷之外飞遁而至,在石屋前落下,他整理了下袍衫,这才举步上前,轻轻叩门。

  须臾,门户“吱呀”一声打开,露出司鸿铎的身影:“节级长。”

  “司鸿道友,可准备好了?”费夙看着面前的青年囚犯,神情温和的问道。

  司鸿铎点头:“准备好了。”

  费夙面露欣慰之色,当下说道:“那道友先随我前往‘黄’字区,渡厄渊的测试,位于出口之畔。”

  “此番道友能够洗心革面,弃暗投明,乃是整个渡厄渊的喜事。”

  “我先祝道友此行洗净腌臜,从此道心无垢!”

  司鸿铎郑重行礼:“魔道之我,虽生犹死。入渡厄渊,看似不自由,实则自此新生。”

  “我是真心悔过,必不负节级长厚望!”

  “好!好!”费夙点着头,一拂袍袖,顿时,一股清灵的法力托起司鸿铎,朝“黄”字区迅速飞遁。

  片刻之后,他们二人进入“黄”字区。

  费夙熟门熟路的带着司鸿铎走进聂碧流的书房。

  “费师兄。”聂碧流正在伏案劳作,察觉到动静,抬头看到费夙,忙起身相迎。

  双方见礼之后,略作寒暄,费夙便立时道明来意:“这是‘玄’字区的司鸿铎,其这些年来,经过诸位长辈的教化,已经幡然醒悟,彻底弃暗投明。”

  “今日,却想劳烦聂师弟与我一起,为其主持渡厄渊测试。”

  “以明心迹!”

  聂碧流闻言微微怔忪,诧异的看了眼司鸿铎,但很快,他转向费夙,露出为难之色,说道:“此事早上恐怕不行,只有到了正午之后,方能开始测试。”

  费夙这些年来,心思都在教化司鸿铎上,对于其他区域的事情,并不怎么关注,很多交接之务,也都交给手下的节级处置,此刻闻言,不禁疑惑道:“这是为何?”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