就在裴凌进入魔道辞州大本营不久,原本空无一人,也无任何生灵的原野上,蓦然出现了十头疯魔异族。

  它们双目赤红,周身气息暴虐无比,直接朝魔道大本营杀去。

  狂暴的攻击骤雨般落下,魔道耗费海量人力物力搭建,足以承受正道五宗全力轰击相当一段时间的防护大阵却是纹丝不动。

  轰!!

  阵法屹立,然而术法落下的刹那,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出。

  驻守此地的魔修迅速反应过来,纷纷从一间间屋舍之中飞掠而出。

  眼下圣道三宗皆汇聚于此,胆敢在这时候袭击大本营的,定是伪道无疑!

  顷刻间,已然有数千魔修遁空而立,环顾左右,大声喝骂:“伪道废物,出来受死!”

  “天数轮回,造化盈亏,伪道五宗庇护凡俗生灵,以至于生养众多,盘涯界不堪承受,此番大战,尔等必定灰飞烟灭!再挣扎也不过无济于事……速速自裁,可免天谴!”

  “天生万物,唯人最贵!伪道倒行逆施,必有灾殃……立刻献上族中娇美少年男女,为我圣教炉鼎,立下心魔大誓,永世为奴,可免一死!”

  话音未落,踏空而立、居高临下的众多魔修便发现,攻击大阵的,根本不是预料之中的伪道,而是那些低贱的异族。

  最先腾空而起、准备抢夺首功的几名魔修先是一怔,旋即便是一声冷笑,直接飞出大阵。

  魔门四宗,皆以人族为尊,哪怕是有着妖帝坐镇的青要山妖族,在他们眼里也不过是品相更好的材料,眼下这些异族,在他们眼里,却是连阵前挑衅,都毫无必要。

  轰轰轰……

  成千上万道术法几乎同时爆发而出,绚丽的光彩一瞬间淹没了来犯之敌。

  弹指之际,十名疯魔异族已然被轰杀成一层肉糜,均匀的涂抹在方圆数里之内。

  只不过,如此比碎尸万段更为酷烈的下场,这些异族的气息,却仍旧未曾消失,毫无死亡的迹象。

  很快,每一寸肉糜上,都长出了一只只血肉模糊、满含怨毒的眼睛,尔后它们不断聚合起来,散发出更为强大的气势。

  与此同时,一名白袍飘飘的修士,蓦然出现在大本营的上方。

  其容貌略显苍老,然而依旧看得出来年轻时候舒眉朗目的英俊,此刻白袍迎风而舞,头顶一枚早已褪色的古朴金环,虽然与眼下天生教弟子所戴金环有着差别,仔细辨认,便能发现,其工艺乃是一脉传承。

  这名修士外观望去,乃是纯粹的人族,但其周身气息,却狂暴、混乱、邪恶……与方才那些疯魔异族,一般无二。

  见到此人,半空之中的几名高层魔修顿时惊道:“栾老祖?!”

  说话之际,他们心中均是惊疑不定,栾峤卿乃天生教老祖之一,其少年成名,真传之际,便锋芒毕露,一度横扫同辈。

  进入更高境界后,更是实力强绝,乃是圣道之中,赫赫有名的巨擘。

  但其性情狂傲无比,最终被伪道设计关入渡厄渊,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消息,此刻为何会出现在这里?

  不等众人想清楚整个问题,栾峤卿直接伸手一按,顿时,整个大本营,天黑了!

  一记规模庞大如山岳的魔掌,笼罩了整个大本营,悍然砸下。

  魔掌漆黑如墨,内中仿佛有着无数亡魂哀嚎,尖锐刺耳,似能撕裂心神,尚未落下,大本营中修为稍低的修士,已然不受控制的纷纷双手捂耳,发出歇斯底里的嘶吼。

  其缓缓下落,似要将整个大阵,以及内中的魔道大本营一起夷为平地的时候,一记几乎一模一样的魔掌,从大本营深处发出,自下而上,牢牢跟魔掌对轰在一起。

  轰!!

  恐怖的冲击力顷刻间席卷了四周,原本踏空而立的众多魔修,丝毫来不及反应,纷纷被无形的气劲冲得猛然飞出,重重撞在大阵壁上,狂吐鲜血。

  下方大阵泛起水波般的纹路,将磅礴的冲击力尽数抵消。

  大阵之中的魔门弟子见势不妙,立时分散而去,各自寻觅地方躲避。

  一名白袍金冠、眉心嵌着淡金色宝石的老者,一步踏出,已然出现在半空,与栾峤卿遥遥对峙。

  他打量片刻对方,微微拱手道:“栾师兄,既然已经离开了渡厄渊,却也不跟宗门打声招呼?”

  栾峤卿眸中一片血色,根本没有理会老者的意思,当即继续出手,朝大本营的防护法阵轰去。

  老者眉头一皱,立时出手阻止。

  轰轰轰……

  二人之间霎时间爆发大战,防护大阵急促的颤抖着,整个这方天地都在不断震动,恐怖的气势令众多魔修纷纷飞遁,宛如鸟兽般朝阵法更深处躲藏。

  天穹之上,风雷云电肆虐暴走,瞬间数变,气象万千……

  ※※※

  辞州魔道大本营。

  琉璃塔,议事厅中。

  大浮屠令面无表情的盘坐,正等待着苏离经与嵇芒的答复。

  苏离经干脆闭目养神,摆明了不拿到“抚恤”不会离开。

  而嵇芒则从储物囊中随手摸出一个女修的头颅,随意把玩。这女修容貌秀美,五官精致,虽然只有一个头颅,却兀自散发出淡淡的锋锐气息,显然体质特殊。枭首之后,经过特殊手段处理,仍旧保留了其特性。

  三人之间,已经僵持了许久。

  看起来,这份沉默的对峙,还会继续下去。

  这个时候,一声巨大的响动蓦然传来。

  三人只是随便感知了一番,见不是伪道来袭,便不做理会,彼此之间,继续耗着。

  片刻后,又是一声巨响,伴随着整座琉璃塔的防护法阵微微一震,化解了扑面而至的冲击力。

  跟刚才一样,三人谁都不肯让步,察觉不是伪道出手,都没有开口的意思,恍若未觉。

  毕竟,此地乃圣道四宗在九嶷山辞州所设大本营,哪怕现在无始山庄已然撤退,轮回塔、重溟宗、天生教三宗人手,仍旧云集于此。

  除了他们三位一宗之主在此议事外,还有诸多太上长老坐镇,等闲小事,影响不到他们。

  又过了片刻,巨大的震动传来。

  三人依旧无动于衷。

  于是,时间间隔的更短,外间又一次传来极大的动静……

  直到半个时辰后,三人同时眉头一皱,皆是目光疑惑的朝一个方向望去。onclick="hui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