棺材已然被钉死,四周皆是严严实实的木板,空间狭窄逼仄,昏暗气闷。

  裴凌一把抓向无始山庄的修士,但就在手掌快要触及对方的刹那,整个棺材之中,蓦然涌出大股大股的血水。

  一只只血色骨手伸出,只一瞬间,便抓住了裴凌的身体与手脚。

  血腥味夹杂着冰寒刺骨的气息传来,裴凌整个人顿时定格,手指无法再寸进半分。

  血水宛如涨潮一般,飞快上涌,无始山庄修士的身体,逐渐沉入血水之中。

  “咒!”一个阴冷、宏大的声音,忽然响起。

  无始山庄修士的身体、棺材之中的血水、以及缠住裴凌身体的那些血色骨手,全部迅速腐败,溃烂的创口,生出一张张满含怨毒愤怒的人脸。

  “嘻嘻……嘻嘻嘻……嘻……”

  尖锐刺耳的窃笑声响起。。在窄小的棺材里回荡。

  裴凌瞬间挣脱束缚,再次一把抓向无始山庄的修士。

  棺材之中的空间本就狭小,而无始山庄修士身中诅咒,却是避无可避之局。

  下一刻,裴凌一把掐住无始山庄修士的脖子。

  无始山庄修士的命格,立时源源不断的朝裴凌涌去。

  察觉到情况不妙,无始山庄修士伸手抓住裴凌的手腕,冰冷的寒意,瞬间侵入裴凌体内,顺着他的手臂,朝其全身蔓延。

  裴凌双眸之中,无数细小符文交织升腾,永咒神通!

  无始山庄修士的气息迅速下降,他的修为虽然还是返虚后期,但无论是法力,还是力量,都衰弱了一大截。

  与此同时,裴凌周身法力翻涌,气息蓦然上涨, 赫然用出了长恨咒!

  其实力转眼之间, 便从返虚中期, 提升到了返虚后期!

  这样的状态维持不了多久,但对于他现在来说,却是足够了!

  裴凌心念一动, 侵入其体内的寒意,立时就被一身澎湃法力强行镇压。

  无始山庄修士正要继续动作, 但刹那之间, 便忽然忘了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……

  一击得手, 裴凌出手便是全力,不给对方任何喘息的余地。

  越来越多的命格, 流入他体内,无始山庄修士的躯壳,越来越虚弱。

  眼看着自己即将消亡, 无始山庄的修士沉声开口:“吾名孤楚子, 乃孤楚仙尊。”

  “下等仙, 你才是下等仙!!”

  话音未落, 无始山庄修士的气息蓦然开始暴涨,周身法力迅速流转, 四肢百骸之中,磅礴的力量不断收缩、收缩、再收缩……他想要自爆!

  裴凌眉头一皱,立时全力运转蚀日秘录, 加快掠夺对方命格的速度,同时面色平静的说道:“真正的仙尊, 道心坚固,犹如中流磐石, 虽千击万磨,却不可动摇。”

  “仙界幻境, 都没有什么能够动摇他们的决心与意志。”

  “也全然不在乎此方幻境之中的生死。”

  “他们心里,只有一件事情,值得重视。”

  “那便是道心!”

  “除此之外,皆为浮云过眼,无足轻重。”

  “你现在想自爆,便说明你的心,充满了不甘!”

  “你太在乎区区幻境之中的成败了。”

  “你已经道心蒙尘, 却不自知!”

  “如你这样的堕落者,本金仙已经见的太多。”

  “进入幻境历练,以这方世界的万丈红尘,磨砺己心, 照见真我,从而寻求迅速提升,原本是我等仙人的捷径。”

  “然而对于你这样当初不知道靠什么手段成为仙尊的而,却不啻是一场劫难,将尔等打回原形!”

  “下等仙,就是下等仙!”

  “就算给你们机会,你们也保不住真正仙尊该有的体统与气度!”

  “将区区幻境,视作现实,锱铢必较,意气必争,毫无我辈仙人该有的逍遥自在,莫说下等仙,便是连幻境之中那些朝生暮死的凡人,都有所不如。”

  “凡人尚且有以木石之心,感云水之趣的领悟,虽寿元短暂,却悟性奇佳。只不过受制于肉身短暂,无法得到真正的大逍遥、大自在。”

  “尔以仙尊跟脚,逍遥自在,唾手可得,却沉迷幻境,堕落至此,如此不堪造化,足以令仙界蒙羞!”

  “仙界,没有你这样的仙尊!”

  “你,不配为仙尊!”

  闻,无始山庄修士顿时面色一怔,但很快,难以描述的磅礴怒意,便涌上他的心头……幻境而已,他没有不甘!

  他是上界仙尊,他不在乎幻境之战的一切!

  他没有当真!

  无始山庄修士的气息缓缓平息了下去。

  他语声虚弱的说道:“吾是孤楚仙尊。”

  “上界仙尊!”

  “下等仙,你贪图幻境造化,贪图吾之命格,无法堪破此界真谛,贪婪成性……你……才是下等仙!”

  “你是下等仙!”

  “吾是仙尊,你是下等仙……”

  “你……下等仙……”

  说着说着,孤楚子的声音越来越小,眼见其身影已经单薄无比,几近于无,裴凌开口说道:“没错,你是仙尊,我是下等仙。”

  孤楚子顿时露出一个欣慰又满意的神色,仿佛这场战斗,赢的是他……

  下一刻,这位无始山庄的修士,彻底烟消云散,没有留下丝毫痕迹。

  狭窄的棺材之中,只剩下裴凌一人。

  裴凌收敛所有气息,感受着体内澎湃汹涌的法力。完全夺取了无始山庄孤楚子的命格,他的修为,再次提升了一大截。

  望着孤楚子消失的位置,裴凌面色微微有些疑惑,这无始山庄修炼的功法,究竟是怎么回事?

  刚才最后时刻,他只打算争取一下时间,尔后打断对方的自爆。

  结果,对方竟然直接放弃了抵抗……

  对方不但真的将这方世界当成了幻境,而且从头到尾,都贯彻着这个理念……

  正想着,裴凌忽然察觉到了什么,立时闭上双眼。

  “咚咚咚。”

  敲棺声响起。

  紧接着,外面传来一个熟悉的语声:“苏离经,是我。”

  是苏惜柔的声音!

  裴凌顿时心中一动,苏惜柔已经被他炼成了炉鼎,眼下是特意过来找自己修炼?

  s..book3694524329042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