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到这里,惟微子又取出一块质地细腻、光洁如玉的人皮,拈笔写道:“吾等同为上界仙帝,底蕴深厚,跟脚不俗。”

  “寻常论道,太过无趣。”

  “还请裴仙帝先来舍下做客,待本帝聊尽地主之谊后,再论大道之精微深奥。”

  “沿途传送阵,皆已为仙帝大开。”

  “裴仙帝随时可以前来。”

  “本帝必将倒履相迎。”

  写完之后,惟微子随意掐诀,人皮跟刚才一样,激射而出,转瞬从山庄之中消失。

  回信既去,他心念一动,立时召来一名侍从,吩咐道:“重溟宗的那位裴仙帝,马上要来山庄。”

  “你去安排一下,莫要怠慢了上界同道。”

  侍从闻,立时行礼应道:“谨遵庄主仙谕!”

  见惟微子没有其他吩咐,这才告退而去。

  望着对方离去的身影,惟微子微微颔首,诸仙临尘,磨砺心性,于此方幻境之中,建立寓意别苑的无始山庄,已有万载。

  也不知道上界过去了多少时日……然山庄之外的仙帝,前来论道,却是亘古不遇!

  此番机会极为难得,庄中的仙帝,也不止他一位。

  这般情形,却不可自己独美。

  想到此处,惟微子袍袖一拂,已然消失在原地。

  片刻后。

  某处水榭。

  四周垂落鲛绡,凉风送爽,荷香四溢。

  空荡荡的轩榭之中,仅在中间放了一张高几。

  那高几彩绘描金,嵌有螺钿,鹤腿象鼻足,镂刻折枝花卉如意云纹,其上置一小口球腹的红泥提梁壶,那壶质地细腻,莹然生辉,望去典雅古朴。

  惟微子的身影倏忽出现在水榭之中,他眼望红泥小壶,蓦然化身流光,遁入壶口。

  红壶不过三拳大小,内中却是自有乾坤。

  山水逶迤,景色如画,最为神奇的是,抬头望去,长空浩浩,正明月高悬,罡风扑面而至,有兰桂芬芳、沆瀣清意糅杂其中,沁人肺腑,所见所感,一如外界。

  此刻,月轮皎洁,内中幢幢之影,淡近乎无,播撒清辉万里。

  惟微子踏空而立,手中掐动繁复法诀,须臾背后升起一抹灿灿光华,转眼化作一对庞大的光翅,轻轻一煽,便带着他飞身而起,奔向那轮明月。

  烟云缥缈,层岚浩荡。

  须臾,他扑入那团清冷如玉的光晕之中。

  仿佛投进极寒的冰,以惟微子的修为,尚且感到四肢百骸瞬间冻结,似坠入苍茫森寒。

  但很快,他眼前霜色光华收束,现出一幕熟悉的场景。

  宛如刀锋般凛冽的冰川嵯峨而列,大雪纷纷扬扬,似乎永无止息。

  雪花每一座冰峰,皆被镂刻成万丈丹墀,通往巅峰的宝座。

  宝座之上,坐着一道道轮廓模糊的黑影,气息强大可怖,任何一位,散发出的威能,都丝毫不亚于轮回塔的“五瘟”。

  惟微子上前,对着众多人影随意一礼,尔后开口说道:“有外界仙帝,前来山庄论道。”

  “不知诸位仙帝,有无兴趣?”

  冰峰间寂静了片刻,其中最下首的三张宝座,其上黑影皆睁开双目,眸光湛湛如电,朝惟微子俯瞰下来。

  其中一名仙帝淡声问道:“外来仙帝,道心如何?”

  惟微子简短道:“前无古人。”

  三位仙帝闻,都是微微颔首,齐声说道:“那便见上一见。”

  ※※※

  无始山庄治下。

  无人深山。

  浓淡绿意簇拥血轿,森寒阴气弥散间,已然令附近草木凝结了厚厚一层灰黑色的霜雪。

  霜雪无声无息,随着时间的过去,继续朝远处扩散。

  就在此刻,远处一道牙色光华激射而至,直奔血轿之中。

  虚空蓦然升起一只赤金色的大手,一把抓住人皮,尔后收入轿内。

  血轿中,裴凌踞坐主位,望着面前墨迹新鲜的人皮,神色没有太多变化。

  前往无始山庄做客……

  这要是之前,他还会担心无始山庄会不会跟天生教一样,准备合宗对付他一人……

  但现在,他有真仙意志代为……帮忙出手,却是丝毫不惧无始山庄的手段,只要无始山庄庄主,肯与他一战便行!

  想到这里,裴凌随手掐诀,以灵火燃去人皮,旋即取出一张符纸,在其上写下一个“好”字。

  跟刚才一样,他以刀意包裹符纸,令其前往无始山庄回信。

  事情谈好,裴凌接着打出一个法诀,血轿立时腾空而起,朝着最近的一座无始山庄传送阵飞去……

  ※※※

  半日之后。

  无始山庄。

  山门之内的一座传送阵,蓦然爆发出冲霄白光。

  须臾光华散去,现出一道玄衫负刀的身影。

  传送阵畔,早已站满了各式各样打扮的修士,这些修士以修为区分,从高到低,鱼贯而立,他们原本一脸百无聊赖,站得歪歪斜斜,察觉到阵法动静,也丝毫没有抬头挺胸的意思,而是纷纷向裴凌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  “裴仙帝,闻名已久,今日终于得见仙帝仙颜,幸甚幸甚!”不等裴凌开口,为首的一名修士已经洒然一笑,随意行了一礼,朗声说道,“听说仙帝跟脚深厚,临尘未久,便已堪破虚妄。”

  “此番前来论道,敝庄上下,皆是欢喜!”

  说话之际,其他修士也都开始行礼,只不过,参差不齐的模样,随意不羁的气质,与其他大宗大相径庭。

  这些修士看向裴凌的眼神,大部分都非常友善,甚至带着雀跃之色,却没多少低阶修士看待高阶修士时的敬畏与忌惮。

  裴凌望着眼前黑压压的人群,微微一怔,但很快便恢复正常,当即学着无始山庄的样子,非常潦草的还了一礼,淡然说道:“吾等同为上界仙人,自当彼此交流心得,早日堪破幻境,归还上界。”

  “本仙此次乃是应庄主之邀而来,却不知道庄主何在?”

  那为首的修士笑着说道:“庄主被些俗务绊住,一时无法前来。”

  “还请裴仙帝随小仙前来,稍作梳洗。”

  “等庄主脱身之后,必定立时前往拜访。”

  裴凌微微颔首:“好。”

  那修士侧身肃客道:“请!”

  s..book3694526377948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');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