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裴凌!?”

  乔慈光顿时面色一阵诧异,不知何时,他们已经出了白草镇!

  所有人的脚步立时停下,只不过,除了乔慈光之外,其他人非但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,反而神色更加惊惧。

  数名好不容易活下来的妖族,瞬间面如死灰,眼中只剩下纯粹的绝望。

  这个时候,他们身后传来沉重的脚步声,傅玄序与宁无夜手持猎刀,追杀过来。

  望见裴凌之后,立时喊道:“是头野虎!”

  “射!”

  傅玄序摘下长弓,抽出箭囊之中最后两支白羽箭,正要拉弦,但紧接着,他与宁无夜的眼皮,忽然变得极为沉重,无论如何都无法睁开。

  二人瞬间栽倒在地,转眼鼾声如雷,却是直接沉睡了过去!

  与此同时,蒋风物一身狼狈的冲出白草镇,其面色惊怖万分,一见自己忽然出了白草镇,顿时大喜。

  但下一刻,他也看到了前方正眸色平淡的望着他们的裴凌。

  蒋风物的面色,瞬间惨白如死,却比刚才自己差点在白草镇中吊死,还要恐惧。

  踏、踏、踏……

  杂乱的脚步声中,镇长跟老幺气喘吁吁的跑出来,看到在场众人,立时语声恐惧的大喊:“快走!镇上闹鬼!”

  话音未落,一乘华美阴郁的鬼轿,从白草镇中飘出。

  鬼轿前后各有四名魁梧鬼物,通体青黑,肩头扛着轿杆,踏空而行,充当轿夫。

  没有理会这些生者,鬼物轿夫抬着鬼轿,径自来到裴凌面前停住,八名轿夫松开轿杆,匍匐在地,等待“王”的下令。

  看到这一幕,镇长父子的嚷声戛然而止,再不敢作声。

  眼见所有生者都已经离开白草镇,裴凌不再迟疑,当即语声冰冷的道:“‘逆’,你连我的气息都承受不住,如何与我为敌?”

  话音方落,整个这方天地,瞬间化作苍茫血色。

  大地血水狂涌,天穹血雨飘洒。

  每一滴血雨,都弥散出一股狰狞、暴虐、血腥……的霸道刀意,所到之处,如万千刀刃齐齐斩落,草木摧折、山川倾颓,地形瞬息万变!

  血水汩汩流淌,渐成浩浩荡荡,流经之地,大川改道,山岳坍塌。

  一时间,此方地界,与外界彻底隔绝。

  天地之间,似有重重锁链禁锢镇压。

  弥天血狱!

  血狱之中,一切皆无法被外界感知;所有遁法,都无法逃出此地;所有手段,亦无法与外界相通!

  放眼望去,天地模糊,万物支离破碎,唯有血色滔滔,似末日降临,血泉奔涌咆哮,吞噬一切。

  白草镇中,顿时传出一个阴冷、宏大的语声:“逆!”

  天地秩序应声改变,白草镇的诅咒、人脸,转瞬消散。

  一滴滴血雨,朝着苍穹飞遁;一股股血泉,倒流回它们冒出的位置;山川草木,沿着它们被摧残的轨迹恢复……

  终葵镜伊、乔慈光、妖族、散修、镇长一家……也全部都往白草镇的方向倒退过去。

  裴凌面色平淡,当即伸出一指,对着白草镇轻轻点去。

  其周身气势迅速攀升,广袖鼓荡,墨发飞舞,指尖点下的刹那,无数泥沙碎石悬浮而起。

  整个白草镇,纷纷朝着苍穹倒飞而起。

  天地间的一切,仿佛全部失去了重力!

  一股无形、恐怖、磅礴的巨力,犹如星辰陨落!

  轰!!

  整个这片地界,瞬间土崩瓦解,烟尘厚重如毡幕,密密麻麻的皲裂痕迹交织如网,纵横长空。

  白草镇刹那灰飞烟灭,裸露出的地基形成一个深不见底的巨坑,巨坑之中,裂痕密布,地泉喷涌汩汩。

  高天之上,灰烬纷纷扬扬,如雪如霰。

  悬浮而起的小镇,被整个打碎、搅拌、混合……如同一座蓬松的陆地,漂于苍穹。

  天光从中穿过,被滤去了绝大部分的光明,最终似一层月华般悄然落下,似阴翳笼罩大地。

  这是星辰指!

  他从真仙意志那边得来的仙术之一,能够破坏一方天地的规则与秩序!

  就在小镇被摧毁的刹那,一缕灰黑色雾气,从巨坑之中飘出,瞬间朝青要山深处遁去。

  裴凌随意伸手,一把将雾气摄入了掌心!

  雾气不断扭曲挣扎,瞬间爆发出恐怖的气息,似是立马就要自爆,但下一刻……

  裴凌掌中法则变化,雾气立时沉寂下去,似是陷入了某种无可抵挡的沉眠。

  用法则封印住“逆”的残魂,裴凌心念一动,取出一只高阶养魂袋,将其放入其中。

  直到这个时候,他才微微转头,望向终葵镜伊、乔慈光等人。

  终葵镜伊与乔慈光的修为,皆已步入元婴后期。

  二女全身上下,皆无伤势,但气息却尚在平复之中,呼吸至今略显急促,显然是刚刚经历过一场九死一生的险境。

  亦步亦趋跟在她们身畔的几名妖族,分别是一名衣袍华丽、手持羽扇的阴柔男子;背负龟甲、状似憨厚的少年;雄壮魁梧、头生熊耳的年轻男子;周身萦绕大海气息的蓝衫男子。

  还有手拉着手的两名女性妖修,左侧花团锦簇,衣着清凉,肌肤之上,沁出阵阵芬芳;右侧纤腰如柳,顾盼生姿,背生四翅,皆晶莹剔透,有嗡鸣声时时响起。

  这几名妖族,都是元婴期修为,每一个都受了不轻的伤势。

  而旁边孤零零站着的那名散修,乃结丹巅峰,既未受伤,气息也非常平稳,只是其面色青白交错,似乎有些惊吓过度。

  反倒是镇长一家,这些凡人状态最好……

  心念转动,裴凌望向终葵镜伊与乔慈光,语声平和道:“四殿下,乔仙子,别来无恙。”

  闻,乔慈光刚要回话,终葵镜伊立时手握长枪,面露决死之意,语声铿锵道:“魔头!”

  “我终葵氏与邪魔势不两立,今日,必死战到底!”

  那几名妖族也立时回过神来,这是裴凌!

  屠城灭族、以下犯上、杀人杀妖皆不眨眼的重溟宗圣子!

  虽然说刚才若非对方出手,他们已经全部死在了白草镇中,但现在……对方已经解决了白草镇中的那位恐怖存在,接下来就轮到他们了!

  那衣着华丽、手持羽扇的阴柔男子,立时战战兢兢的说道:“四殿下、四殿下说的没错!”

  “我琉婪皇朝,也是天下九宗之一。”

  “还请你这魔……还请阁下三思!”

  话音落下,其同伴,那背负龟甲的憨厚少年同样飞快点头,咽了咽口水,硬着头皮说道:“四殿下乃终葵氏这一代最受宠爱的子嗣,她刚才……刚才已经将这里的情况,全部传讯给了皇朝。”

  “我琉婪皇朝已经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了!”

  那熊耳男子瓮声瓮气道:“不错!我朝太上皇,马上就能赶到!”

  两名女妖修对望一眼,齐齐娇声说道:“只要你肯放了我们,我皇朝,还有我等的老祖宗,必有重谢!”

  听着听着,裴凌还没有说话,一旁的那名结丹巅峰散修,立时冲到他的足前,“扑通”一声,直接往地上一跪,面露感激涕零之色,大声说道:“草野之人蒋风物,拜见幽阳刀圣!”

  “幽阳刀圣龙章凤姿、义薄云天!铲奸除恶、宅心仁厚!”

  “刀圣急公好义、怜小惜弱!”

  “蒋风物三生有幸,今日得以瞻仰刀圣圣容!”

  “能得刀圣莅临,此方天地,蓬荜生辉!”

  尔后望向终葵镜伊、乔慈光以及那数名妖族,露出无比震怒之色,“幽阳刀圣当面,竟敢不跪!简直就是不知尊卑、毫无规矩!”

  “伪道就是伪道,道貌岸然,实则皆为衣冠禽兽!”

  继而转向裴凌,无比谄媚道,“能够当面拜见幽阳刀圣,是我等三生三世才有的福泽。”

  “速速跪下!”

  “恭迎刀圣!”

  “幽阳刀圣乃我盘涯界开天辟地,第一等人物。”

  “此方天地钟灵毓秀,皆在刀圣一身!”

  “吾等区区蝼蚁,能面拜刀圣,已然是梦寐以求之事……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看完记得投票!

  月票!月票!月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