裴凌同样在九柱之下驻足,其眼望封禁符文,微微颔首,说道:“莫仙友,做的不错!”

  “这下界而来的区区小仙,吾本来打算随手解决。”

  “但莫仙友出手,也是一样。”

  话音方落,那名仙人倏然抬头,如电眸光,望向裴凌,其原本虚幻如无、凡人不可见的身形,陡然从虚空之中显露出来!

  其容貌、语声、仪态、衣着……所有一切,尽皆完美,除此之外,再无话语能够形容。

  此刻,仙人眼望裴凌,语声冰冷宏大:“下界凡人,与堕仙勾结,触犯天条,违逆天纲!”

  “罪证确凿、罪行累累、罪不容恕!”

  “当处以废除修为、抹去记忆、打入小千世界,为牛为马,百生百世,不可入道!”

  仙人语声如林籁泉声,激昂清越,又浩大无比。

  其中蕴含着无与伦比的威严、森然之感,似口含天宪,一既出,便如同律法、天条,无可违逆。

  仙人脱困了!?

  裴凌顿时大惊,他刚才那话只是说说而已,真……堕仙怎么直接当真了?!

  就在裴凌周身肌肉紧绷,磅礴法力蓄势待发,准备立马遁逃之际,四周昏惑微微一荡,却是景象大变。

  一座巍峨高台,轰然出现在他面前!

  这座高台矗立茫茫虚空,犹如平地起孤峰,崔巍嵯峨,雄壮之中,不掩肃杀。

  其四面八方,怨愤、不敢、恐惧、杀意……滔滔萦绕,犹如怒海狂澜,澎湃汹涌。

  台上镂刻无数古老篆文,气息久远,仿佛来自于无数岁月之前,却丝毫不曾被时光磨灭,仍旧散发出令人心悸的磅礴威压。

  高台之上,天威赫濯,犹如实质。

  篆文的力量升腾而起,化作沉重枷锁,将一道完美身影,牢牢锁住。

  在其上方,巨大的利刃已然凝聚完成,霜刃射眸,令人心悸。

  一道娴雅身影,出现在裴凌身畔,其容貌端庄清丽,靡颜腻理,秀靥艳姿,正是庄淑公主!

  此刻,庄淑公主的装扮,与仙梦之中,大不相同。

  她没有穿戴凡俗公主的华美裙裳,而是着一袭与临尘仙人有着微妙相似的仙官袍衫,仪态端庄,秀美雅致的眉宇间,不怒自威,凤仪天成,似骤然从凡人之中的尊贵生灵,化作了那九天之上的俯瞰者。

  高远,森冷,威严。

  公主语声淡漠的开口:“触犯天条又如何?”

  “天纲天条,不过是些比较特殊的法则。”

  “吾辈求道者,为求大道,百死不悔。”

  “区区违逆,何足挂齿!”

  “尔等这些所谓的仙人,已然享受过漫长的岁月,却毫无求道的勇气。”

  “终日在天纲天条之下汲汲营营,早就失去了吾等修行的本心!”

  “譬如裴仙友也是犯下诸多天条的仙人,临尘蛰伏于此。”

  “可笑你小小散仙,连这个都看不出来!”

  仙人神色一变,立时望向裴凌:“你也是堕仙?”

  裴凌面色平静无波,似丝毫不为所动,实则是眼前变故太过突然,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。

  这个时候,见裴凌没有回答的意思,庄淑公主语声平淡道:“吾与裴仙友,才是真正的仙!”

  话音方落,高悬在仙人头顶的那柄利刃,轰然斩下!

  噗!!!

  缥缈高远的气息瞬间暴涨,仙血迸溅间,仙人被直接枭首。

  下一刻,虚空微微动荡,浓稠黑暗汹涌而出。

  九柱参天,无数天劫锁链累累缠绕间,齐齐没入的大地,此刻却出现了一个深坑,散发出隐隐焦味。

  原本的地面上,封禁符文早已损毁殆尽,禁锢之力消失无踪。

  哗啦啦……

  仿佛无数大水奔腾汹涌的声响中,一具血色棺椁,高悬九柱之间,散发出滚滚堕落、混乱、暴虐的气息。

  完美身影跟刚才一样,站在其中一根白柱之畔,一动不动。

  刚才的一切,只是一场大梦。

  仙人立时睁眼,朝裴凌望去,旋即没有任何迟疑,手掌抬起,重重拍下!

  掌劲甫出,恐怖绝伦的威压已然充塞此方天地,裴凌全身毛发倒竖,冥冥之中,似感到绝大危机当头而下,似乎转眼间,他就会被拍成肉醢!

  其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,立时高高提起。

  裴凌周身法力鼓荡,急忙想要施展仙术,抵挡对方的攻击,但紧接着……

  四周黑暗如夜幕下起风的湖泊般徐徐摇晃,矗立虚空的斩仙台,再次出现在面前。

  仙人的掌劲瞬间化作一枚枚古篆,落入台上,进一步加强了禁锢祂的枷锁!

  庄淑公主跟刚才一样,又一次出现在裴凌身畔,淡淡开口问道:“裴仙友,此番前来寻我,是有何事?”

  裴凌立时回过神来,现在这一幕,仍旧是堕……真仙意志的梦境!

  他干咳一声,迅速调整好状态,当即语声平淡的说道:“吾此次前来,乃是专门为了莫仙友。”

  “这小仙虽然实力只是泛泛之辈,无足轻重,但仙友的封印,毕竟没有完全解开,恐怕会厌其滋扰。”

  “现在看到莫仙友这番取乐,却也是放心了。”

  裴凌此刻,神色波澜不惊,语气宛如闲话家常一样随意,似是根本没有将仙人放在眼中,却是完全忘了刚才被仙人吓得几欲逃遁之事……

  闻,庄淑公主却是没有怀疑什么。

  这里是她的梦境,一切皆逃不过她的感知。

  裴仙友刚才,确实明显松了口气……

  公主顿时说道:“一介散仙罢了。”

  “上次,其是借用了盘涯界九宗气数,加上我毫无防备,这才被其封印。”

  “不过这一次,多亏裴仙友为我不断暗中解除封印。”

  “裴仙友手段高明,出手隐蔽,却是让我先手了一回。”

  “既然我先动手,这等散仙,自然再无还手余地!”

  “只不过,如今封印尚未被彻底毁坏,我能够用出的力量不多。”

  “若是寻常生灵,在这大梦之中死去,现世之中,也会立时消亡。”

  “但这散仙毕竟来自上界,且有仙职在身,能够在一定程度上,抵御梦境的侵蚀。”

  “眼下只要其认为自己不死,短时间内,我便无法真正将其斩灭!”

  “当然,若是我的封印能进一步解开,此事便会变得十分简单。”

  话音方落,仙人又一次被斩首,斩仙台淡却,永夜荒漠出现,仙人对裴凌出手,四周变化,斩仙台再现。

  整个梦境,又一次轮回!

  眼见一切都在真仙意志的掌控之中,而且,真仙意志只关心封印问题,丝毫没有提到被他窃取力量之事,裴凌彻底没了任何顾虑,当即开始说起真正的正事……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看完记得投票!

  第三第四晚点,先睡吧。

  s..book3694527525095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pppp('我只想安静的做个苟道中人');;